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手游|后代文|五月之雨

只是想加点土,既然不是官推我就不写下去了(感到累很吃力)用1集讲完11集的感觉 慎

-------------

  神樂姐是一個超級開朗的女生,比我大一屆,因為是同一個社團的,所以對我非常照顧。這時她走向那個男人處在的角落。

  這時男人掛著一幅“生人勿進”的黑臉,後面幾根黑色羽毛像小刀一樣一樣刺向神樂。神樂的鬢角被割下來一小撮,在她的眼前緩緩飄散開去。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下,有一根羽毛割傷了神樂,從細細的傷口暈出了鮮紅的鮮血,但是她根本沒來得及在意這樣的事,只是一屁股跌坐在地,只得“呀”的大叫一聲,卻也半晌說不出話來。

  “原來是你也是,有著陰陽師之血的人……切。”那個白髮男子不滿的嘖了一聲。

  “你……你是什麼人?不對!你是什麼?幽靈嘛……?清明你……?”她一臉質問的看著我。我無奈又無辜的看著她搖著頭,巴不得把自己的腦袋搖個360°。

  “那個,請問……你是?”我怯怯地問到。

  那人撫了撫額頭,一臉無奈,用足了嫌棄的語氣說:“哼,對你這樣一點能力的廢物發火也沒用,和清明比起來,你根本什麼都不是啊……都是因為那個小聰明的清明,千百年前把我封印起來,讓我恨的牙癢癢。好了終於讓我找到你……”他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陰笑起來,說:“我是大天狗,如果你不服從于我我就把你神。隱。掉。”

  神樂姐也只是個年輕的女孩子,可能空閒會看一下超自然的節目哈哈一樂或者自己嚇唬一下自己,但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樣的情況,驚得臉色大變,而且剛剛他說什麼?陰陽師之血?是我嗎?

  我撿起腳邊的一塊鋒利的碎片指向自己的脖頸,顫顫巍巍地說:“雖然……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你……你不可以傷害我……和和和神樂姐……你,你想達到的事情,要我幫忙是吧,還有那個什麼陰陽師之血什麼的……雖然我是不信啦”聲音漸漸堙沒在自己的哭腔里。

 

 

 

  “所以說,你幹嘛跟著我來學校啊。”我沒好氣的說到。

  “因為我沒有地方去啊,而且學校那是個什麼地方啊。”那個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壓力太大產生的幻覺的名為大天狗的怪物正悠悠哉哉的漂浮在半空中跟著我。

  在大家都冷靜下來之後,我們互通了一下信息,情況是這樣的,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妖怪是史上有名的大妖怪大天狗,由於之前的天象異變部分的封印解除重現人間。然而把他封印起來的是我的先祖,知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然後由於安倍晴明的遺骸下落不明,只有找到他的遺骸才能完全解開他身上的封印,他才能重獲真正的自由。所以他需要流淌著陰陽師之血的晴明後人的我的協助。

  所以昨天就是在收拾這個突然暴走的怪力男留下的爛攤子!好氣哦!幸好有神樂姐幫忙。

  “早呀,清明!”

  “早。”

  同路的同學跟我打招呼。我們肩並肩閒聊著向前走,我決定無視那個背後靈。

  “誒誒聽說了嘛?隔壁學校的學生又意外了。”一個學生興奮地起了個話頭。

另一個搭腔道:“是,聽說也是被黑雨淋了!”

  “黑雨是什麼?”我漫不經心地問。

  “最近呢,好多我們這個年紀的學生發生意外呢,都上了新聞了呢!”一個人興致勃勃地誇大著新聞的內容“我聽說哦,他們都是被詛咒了,五月之雨,梅雨,霉雨呢!被黑色的云追著走投無路,然後被淋過的地方都長出了黑斑。”簡直像聲情並茂的說書人。

  我只是隨意的答應著,嗯嗯的回答著。

  “報道上的那個人,確實是我之前的同學呢。”我心中默念到。

 

 

  “這裡前面的舊體育館要拆除了呢……呀要繞遠路了,真麻煩。滿滿的回憶,真是捨不得呢。還有你要跟著我到什麼時候啊!”我頭也不回的對大天狗說。

  “嘿嘿,學校還真是有趣啊,所以說我被封印的這段時間世間發生了很多變化呢,真好真好!~青春啊。”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居然變成了老頭一樣的腔調。

  不知不覺的,剛剛還晴空萬里的,突然就烏雲密佈起來。“呀,這天真怪,趕緊走。”我不由得這麼想。

  轟隆——轟隆隆——

  還沒回過神,雨點已經打落下來了,我急急的往前跑。突然從背後傳來大喊一聲“不好!這不吉利的氣息。”

  可是已經遲了,一團黑雲散發著紫氣,擰在一起猶如麻繩,嗖的向我竄過來,墨色的雨點甩落在我的手上,黑色的墨點猶如有生命一般在我的手臂上遊走,形成了類似花一樣的紋路。我瞬間失去了全身力氣,一頭就要栽到地上,此時,大天狗上來接住了我。他雙翼一展,面目錚能的發出吼聲,捲起的風暴追擊而去,卻還是被那朵烏雲逃去了。

  “不……不要……小葵,是小葵……”在擠出這幾個字之後,我失去了意識。

 

 

  “你怎麼回事啊?怎麼又暈過去了。”不用睜開眼就能知道是神樂姐,真是讓人安心。

  “那個零,怎麼回事。還要我出手,真麻煩。”他就冷冷的丟出這麼一句。“陰陽師的血脈,難道已經被別的傢伙盯上了嘛?”

  我一臉虛弱的開始翻箱倒櫃起來,終於找出了一張有些年月的相片,這就是在那個舊體育館拍的。

  這是一張集體照,我指著上面一個戀色不太好的女生說:“這就是那個小葵,我聽到的那個聲音。”

  “喂,你怎麼這麼冷靜啊,哈?這合適嗎?”

  “不然呢?等死嗎?人只能靠自己。”我只是沉靜的回答。

  “這個女生,似乎喜歡老師……我們都是同一個體育社的,她當時因為家庭問題,所以做人比較不檢點,老師很辛苦很辛苦的給她做工作,給她家裡人做工作,好不容易的,她才慢慢地參加社團活動。”我用指尖摩擦著相片說“可是,後來沒多久……她得了絕症,身上慢慢的長滿了這樣的瘡。沒多久,就不在了……”

  突然的一陣沉默……大家都默默無語,窗戶被打開的吱吱響更加刺耳。

  那朵黑雲,像煙霧一樣擠進了窗縫里,頓時房間裡被風和雨攪得一團亂。大天狗憤然站起身來,嚎叫一般的說:“這是我的獵物,不由得你插手!”說著黑色的羽毛猶如萬箭齊發。

  烏雲畫作一團哭泣的人臉,不斷痛苦的呻吟著“老師~老師~”突然從半空中盤踞俯衝下來。

  我搶先一步,拿出那張合照後面的一張,指著圖片喊到:“你看!你很不甘心吧,好不容易生活步上了正軌,卻要先一步離開人世……你看這張合照,我們當時都還沒來得及送到你手裡!老師站在你身後,用那樣的目光在背後注視著你!你的怨恨為什麼要傷害同學!為什麼不願意去成佛!老師也不願意看到你這樣啊!”

  仿佛一個罩子要將我套進去,但是最終只是把我手上珍藏的那張照片捲了進去。當黑影再退回去聚成一團,只是變成一個羸弱而又泣不成聲的少女的樣子“老師……老師……”然後漸漸地淡去,淡去。“對不起,老師……老師……”

  我已經完全站不起來,癱軟在地上,他們二人聚過來。

  “為什麼不讓我把她強行打散。”

  “即使把她毀滅也不一定能讓我身上的詛咒消除吧。”

  “……你說你的老師,難道他……”

  “我不知道,興許是我胡謅的。”

  “……”

  “好過分呢”

  “嗯嗯,不愧是那個臭陰陽師的後代……”

  “喂什麼話啊!我只是不想死而已啊!有什麼錯啊!!!”

  “其實你可以,多信任我一點。”

永久性停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