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ES同人|薰兔|我们又不是情侣|(7)|微苦

(7)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對不起,我作為我個人不能接受你的心意。希望你能繼續支持作為偶像的我。”薰就是這麼簡潔又程式化的再次拒絕了一位女性追求者。在一次一次陷落,癡迷,甚至帶著些許狂熱的神情注視之下。這又賴與UNDEAD的活動越來越有整體性和越來越成熟,當然也和薰本人本來在女性粉絲中很吃得開有關,一樣一半吧。

  某種意義上來說,薰才是女性的粉絲才對。他把女性樹立做偶像,無意識的對對方好,以至於到了無辜獻殷勤的地步。人對自己的偶像可以無限制的奉獻,這卻也成為很多少女傷心落淚的往事惡因。

  為了以後的偶像道路規劃,必須在與異性的關係上處理好,甚至有些要劃清界限,一次又一次的婉言謝絕,做著和自己本心背離的事情,讓薰陷入了混亂。不想傷害別人的一味遷就,到最終只會傷害到受牽連的所有人,“和女生們玩樂終究也就只能是玩玩而已。讓她們更關注閃耀的UNDEAD才對,這才是我的夢想。”

  他看著那個哭奔離去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不忍,但是畢竟止住腳步。掏出寬大的墨鏡戴上,走向了反方向。

  這時薰漫無目的站在繁華的中心,暗自感歎休閒的悠哉時光就這麼被打亂了,也不想再去找人來熱鬧,他已經身處熱鬧的市中心,但是那是與他無關的熱鬧。

  他突然感到了一絲疲憊和寒冷。

  於是他來到電子遊戲機廳,在射擊遊戲面前停下來,往投幣口狠狠地塞了一把剛兌換的遊戲幣。只見遊戲機屏幕上的倒數還在一次跳動,他就眼神兇狠得盯著屏幕,剛開始遊戲的分數線就直線飆升。

  “你說你學什麼不好,要去當什麼偶像!”雜音穿透了大腦,薰手裡的模擬槍發出“啾啾”的聲響。

  “反正就是青春飯,過了這兩年過期了看你還有什麼出息。”語言像刀子一樣在灰色的細胞中穿插,仿佛在耳朵里撕扯轟鳴。“啾啾”又是兩槍。

  “什麼靠自己,那副好臉皮不也是爸媽給的嘛,逞什麼能,搞那些叮叮噹噹吵得要命的也說是歌,別笑死人了!丟臉!”這樣的話語竟讓人無法反駁,他更加覺得心裡鬱結。

  對於行家裡手的薰來說,這種射擊遊戲說是閉著眼都能射中也是不為過,但是心煩意亂的他已然為了發洩而連續脫靶,乾脆就無視怪物只是朝著前方空白一頓亂射。

  然而這也是如此的空虛而索然無味,突然感到無味的他連遊戲未結束就把槍丟在一旁徑自走開。

 

 

 

  “泥!…………泥泥!”

  剛走出不遠處的拐角,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果不其然,仁兔被兩個身型高大的男子夾住了,強大的壓迫感圍得他動彈不得,只得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雖然身型被遮掩了一大半,但是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薰心情正不爽呢,衝上去就兩三下把一個人打倒了,因為事出突然,另一個大漢和仁兔都驚楞得呆在原地。

  “愣著幹什麼!快跑啊!”薰大叫到,邊喊邊拽起仁兔就跑。丟下那兩個人目送他們的身影。

  仁兔是在跑得不行了甩開薰,雙手支撐著膝蓋直呼呼喘氣。“喔,喔跑不凍了,嗚,薰……薰親等……等一下。”

  待他喘息過了一輪,終於平靜了些許,仁兔開口說道:“那兩個,似乎是Rabbits的粉絲,所以才上來搭訕的。”

  “什麼?!我還以為是要為非作歹的人呢。”薰吃了一驚。

  “可能是我們的風格使然吧,總覺得這樣的情境以前也見過呢。”仁兔苦笑道。

  “相似而並非相同的境遇……是這樣嗎?”這麼想著,薰也陪笑到。

  雖然仁兔主張道歉,但是畢竟薰還是出手打了人,就算是那兩個粉絲原諒了,很難說會不會被路人看見甚至拍攝下來,對於還沒正式出道的校園偶像這是致命的。仁兔說不過薰,只得作罷,畢竟事情也是因他而起。為了保險起見,兩人甚至互換了裝飾物,仁兔帶上了薰的墨鏡,墨鏡顯得更加寬大簡直擋住了他大半張臉,薰則扎起了辮子,帶起了仁兔的可愛風格的馬卡龍色系的鴨舌帽。兩人對視起來,都因為對方怪異的樣子笑了起來。

  “既然是要避一避,不如用這個吧。”仁兔這麼提倡,他掏出之前獲得的禮券說:“你看現在還沒過期哦,電影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了。”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接受了這個建議。

  “啊,現在這個時段只能觀影這個呢……嗯,名小說改編。”仁兔扶了扶帶不合適的墨鏡,抬眼望向薰。薰攤了攤手,他心想反正電影院也是超級適合睡覺的地方,什麼內容無所謂。

  結果,薰居然意外的看完了,這樣不得善果的題材讓他的心情又陷入沉鬱。

  也跟旁邊抽抽搭搭的仁兔有關。

  薰只是投來狐惑不解的視線。仿佛在詢問“你哭什麼?”

  剛開始仁兔只是眼睛睜得斗大,看得連自己簌簌地流下兩行眼淚都不知道,後來情緒激動起來才斷斷續續地回答:“因為,因為……雖然不完全相同,但是……我知道……有人……有人能做得到啊……就是因為……知道有人能做到”他大吸氣,接著說“看著好難過……Mika……他就做得到啊……Mika……太可憐了……也太……厲害了……太厲害了……就那樣,留在老師,不是……宗的身邊……支撐著他……”他終於說不下去,變成了斷斷續續的抽泣聲。

  “如果我的臉改變了,我的粉絲還會喜歡我嗎?”與此同時薰卻是思考著他自己的問題。結果不得而知,他停止了這種庸人自擾。變成了靜靜地聽仁兔為他人的擔憂。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他伸手輕輕的揉了揉仁兔的短髮。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