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ES同人|薰兔 坂道|清水向

群宣:【自建群 519893709 關於es的一切皆可,偏腐向】

(接七夕祭活動劇情)

      仁兔,在奔跑,漫無目的的奔跑著。在演出之後其他三個一年生已經一下從無比緊張的情緒完全放鬆,癱軟的在休息室休息,然而仁兔的心情遠比其他成員要複雜,他簡單的喝了口水就悄悄地溜了出來。“好想!好想喘口氣啊!”他心裡這麼想著,好不容易帶領團隊走到今天這步,居然和學生會旗下的“紅月”同台競技,也得到了紅葉成員和製作人的幫助。台下連片連片的應援紙簽,觀眾的應援和一浪一浪的歡呼聲,感覺心情就猶如舞台上的煙火,感覺心臟都要爆炸了。


     “啊!”還沒反應過來,由於東想西想沒注意,他咚的一下和人撞了個滿懷,由於穿著演出服並不如日常方便,他沒能及時剎住車,兩人連著踉蹌了好幾步,摔在了近旁坂道的草坪上。


      “小傢伙?!”


      “疼疼疼……薰?!你怎麼會在這裡?”


       “表演結束了我去送了送要早回家的女孩子們。我還想問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裡?”說著薰一邊拍著灰一邊站起來。


       仁兔一副仰倒的姿態躺在草地上,演出服變得略微的散亂,超短的傳統元素衍生設計的褲腳掀起了一邊,直接露出了白皙的大腿。他艱難的坐起來,揉著右腳踝不斷的小聲哼哼著。


      “怎麼穿著演出服就跑出來了,不錯嘛和風的主題,很好看很合襯你哦。”薰硬生生是吧“可愛”這個地雷吞回肚子里,要是說出來這只小兔子可是要炸了兔毛。“乾脆下次跟轉校生商量一下讓我們組合也搞一次和風祭好了。”


     “一直都在準備今晚的演出,都沒留意,今晚的星空真的好漂亮!”仁兔沒搭茬,定神仰望夜空,眼裡裝滿了星屑,映襯出銀河的光輝。


    “是啊很漂亮,來玩的女孩子們也很開心啊~”薰似乎很開心的擺弄了一下頭髮。


    “真是沒有女孩子你會死噢,你個輕浮男”雖然是這麼說著但是仁兔是一臉的沉浸在星河燦爛的笑容中。“感覺能為喜歡來看我們的觀眾粉絲們獻上精彩的表演,真是再怎麼辛苦了值得了。”


     “是啊,這就是偶像嘛。”薰也四望的遠眺著。


      仁兔回過頭怔怔地盯著薰。


     “看什麼?我是說錯話還是臉上有什麼東西?”薰對上了仁兔的視線。


       仁兔慌張的錯開視線,說道:“沒……沒什麼啦,因為薰很少認同別人的話,所以,有點意外。我有會盯著人看的壞習慣啦!雖然我也知道不禮貌……”


       薰一邊看著仁兔的窘迫一臉的不解,雖然也是同校三年,知道學校裡每個人都有奇奇怪怪的習慣,但是心想我不是在說最普通的事嘛。


       “你你你!剛剛是不是又叫我小傢伙了,都說了不准那麼叫了!”被盯得更窘迫了,仁兔突然紅著臉炸起毛來,生硬地扯開話題。


       薰用一種哪有什麼要緊的語氣說:“誰讓你這個傢伙個頭那麼矮,而且三年來似乎都沒怎麼長高嘛!”


       “你!”仁兔咬著牙一臉說到痛處快要哭出來的哭腔說“你這介個(這個)人咋咩(怎麼)能這麼朔(說)!”


        薰一臉玩味的“哼~”了一聲,這個老同學開始胡言亂語是真的開始生氣了。“這樣不是挺好的嗎,不然你怎麼能和一年生組成現在的rabits。”


      “今晚你可是主角噢。”


       仁兔一時語哽,說不出半句,就覺得臉上是真的滾燙起來,換了一個雙手抱膝的姿勢,把臉埋進去。


      風颯颯地吹過,草木聯動,天空中流雲緩移,遠處的灘塗被海浪柔柔的的刷洗著,海面的微波折射潾潾的光華。


      為了這次七夕祭學校專門在路旁裝飾了竹枝,為行道樹掛上連片的七色彩燈,只見竹林簌簌作響,紙箋和彩燈如地上的銀河流轉一般舞動。


       身處這樣迷人的景致,仁兔不由得感歎:“要是能像鬼龍同學說的那樣,牛郎和織女能聽到我們的歌聲就好了。”竟然多少有點語帶憂傷。


      “你看他們不是在那裡嘛。“薰抬手指了指那綺麗的天河“現在他們現在肯定在一起的啦。也一定看到你們表演啦。”


      “牛郎和織女……現在……在一起……嘛。”仁兔細細呢喃著,把頭埋得更低了。


       “要是这一瞬间,能永恒就好了。”


      “永恆什麼的,怎麼可能嘛。”薰笑笑道“轉眼我們都是三年生了。”


       “是啊,三年生呢。”仁兔重複了一遍“認識你也已經三年了呢,想起你當時驚訝的樣子就覺得好笑,超丟臉的。”


        薰砸了咂嘴說:“我也拜託你,不要老是提啦,轉校生都要誤解我啦!簡直羞恥。”接著話鋒一轉“像我這種無故缺席的也不知道會不會留級呢。但是你這種好學生乖小孩應該明年就順利畢業了吧。”


       “畢業啊,還真沒想過呢。”仁兔用手捋了捋耳際的髮絲,心想光是應付目前的事情就精疲力竭了。“才沒有故意提呢誰讓你欺負rabits,我當然要反擊一下。”


       薰遠眺著,說:”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生活挺好的,感覺零那個傢伙還能留級好幾年啊,哈哈。”


       仁兔換了個稍微舒服的姿勢,手托著腮說:“自從進入夢之咲學院,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呢,只是身不由己的隨波逐流,也被推著走了好遠。所以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浪潮,可以推那些孩子一把。當然了,是用比較溫和的方式。上次的失敗讓一年生們都很難過,創君都哭了。”


      “我很喜歡海浪聲哦。”薰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隨之而來的是緘默,只有夏夜鳴蟲的歌詠和浪花起伏的和弦。


       突然,“嗞”的聲響劃破寧靜。


       忽的一下一束火光竄入雲霄,瞬間如蟹菊一般極速綻放,璀璨后迅速的如星屑墜落。紅的,黃的,綠的,紫的,各色的巨型煙火此起彼伏相互呼應的點綴著天幕。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動不絕。


      花火如碩大的垂柳, 接連不斷飛升而起的火樹銀花斷斷續續的明亮了夜空,海面如同被火燒著一般應和著,星彩似乎掉進了海里一般。黃金絲縷編織交匯,似是為天上佳人祝賀,更是為人間祈福。最終以幾發齊鳴到結尾的小型焰火組成的流瀑,華麗輝煌的花火組曲結束了它的篇章,留下一片漸漸隨風散盡的紫煙。


     “不愧是學生會那些富家子弟,還真是誇張呢。”薰輕歎。


       仁兔的目光熠熠生輝,張開的嘴久久沒合上,感動得似乎都泛著淚花。“果然,這瞬間能成為永恆就好了。”


      “嘛嘛,剛才那是最後的最後,炒熱氣氛的吧,估計是紅月那個隊長把備用的都給點完了。看起來還真是壯觀啊!”


      “上次UNDEAD的剩餘品是怎麼處理的呢?”“分了唄,畢竟是女孩子喜歡的那些東西,給了一些阿多尼斯給他的姐姐,和來幫忙的鬼龍和創也拿了一些,最主要是轉學生真是開心得不得了。”


      “啊~這樣一來七夕祭也結束了。要回去做善後工作了,不知不覺離開也太久了。”仁兔邊說邊伸了個懶腰“剩下來的就是和成員們去做七夕流的儀式,只是工作人員和參演的紙箋噢,一年生都超興奮的好期待呢。明天就要收拾舞檯了我們團都比較困難呢。”


      “你可以叫阿多那個黑大個去幫忙,他似乎跟紅月那個颯馬關係不錯,他挺擅長幹這種事的。還有學生會肯定也會善後的。”薰打氣到。


      “嗯哼!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特別想吃冰淇淋啊,冰淇淋融化在嘴裡,潤潤滑滑冰冰涼涼的感覺,想想就覺得超幸福呢。”仁兔掛著一張大大的笑臉“等下路過小賣部去買好了。”


      “好了,你現在能站起來了嘛?”薰問道,同時向仁兔伸出了手,心想:“果然,要是這個傢伙是女孩子就好了。”




----Fin----




補筆:


      第二日的洗衣間——


      創放下一大簍子的演出服,注意到一個東西掉在地上。他彎腰撿起,發現是昨晚夢之咲發放的淺藍色許願紙箋,上面寫著“讓仁兔成鳴親我一口”的字樣。


      “不愧是超人氣的仁哥,有這麼瘋狂的粉絲,不過這麼過激的內容學生會肯定會審查的,要是在舞台上撒必死後果就不堪想象呢。嗯哼哼~洗衣服洗衣服。”


---------------------------------


分割24號!!!!寫不完寫不完啊啊啊!!!!!好甜自己都被甜到了

分割25 一點都不好啦!!!挖礦就挖了我大半個小時真的沒時間了!!我還要早起!!!!!寫了一小段 覺得自己真是讀書少 硬湊湊不出 去躺 (隨便在便簽上寫一下關鍵詞先

 其实还没写完 断断续续的写嘤嘤嘤  今晚回来再写

26號分割線國服海盜都開始了我這個還沒寫完,還差一點 還差一小段哇啊啊啊。簡直寫完這個就準備一下寫夜之怪談 估計是寫兄弟 總之先看了劇情再展開去想  或者薰杏(?!) 點喜歡比心

28號 我終於寫完了(癱倒) 去躺下挖礦睡醒再細改

求怪談劇情 準備挖坑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