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緒凜|夏之森 螢之炎|清水|微甜

夏之森 螢之炎


照例群宣:【自建群 519893709 關於es的一切皆可,偏腐向】

(接螢火之夜活動劇情 感謝ID粽子的司P给我全剧情的截图,真的十分感激


     ”可惡,太暗了。“

     顧不得腳下一滑,繼續急行。

     在不遠處,玉響縹緲而至,縈繞,仿佛在指引著什麼。樹木參天     猶如天籠,靠著那盈盈的光點,穿過密林。四處是如此的寧靜,只能聽到偶爾的蟲鳴與鳥喚。

     螢光不會說話,但是能似乎感覺到它想傳達的安然,靜謐,孤獨。

     漸漸地,隨行而去,那盈盈的冷光多起來了,一個,兩個,一點,兩點,影影綽綽。小路在前面忽的轉了個急彎,視野一下子變得寬廣起來,仿佛千萬燈盞,世界一下子明亮起來,那細小的光點,成百上千的匯聚起來,照亮了整個山澗,仿佛隨著流水的節奏,流螢的光點呈現著呼吸一般的節奏。似星星,又似眼睛。

     似是聽到背後有什麼異動,那光華之中的人影回頭凝視。

     ”你在幹什麼!這麼晚還不回家,你哥很擔心你好嗎!“

     凜月看著他疾步走過來,把伸入溪水中的雙腳收了回來。

     “害我還要跑去問了杏,杏說大家一起離開的時候你就已經不見了以為你已經回家。”說完屈身要去拉凜月,但是凜月一點挪動的意思也沒有。

     “你再這樣我會把你推到水裡去。”凜月的聲音很輕,在這樣空曠的里顯得很遠。

     “不管怎麼樣先披上這個吧,山裡入夜就涼下來了。”真緒說著給凜月披上了衣服,那是一件清淺的水色上面有波紋的改良羽織。凜月順勢拽住真緒的手,示意真緒坐下,然後說道:“可以稍稍陪我一會嗎?”

     真緒先是一怔,然後也就順勢坐在了灘塗邊的石頭上。

     “是杏的嗎?”凜月抓了抓衣襟。

     “是啊,因為她也很擔心你哦。”真緒轉過來直視他的臉。

     “真好啊。”凜月柔柔地笑著,對上了他的視線,說:“杏,你喜歡她嗎?”

     真緒一下子不知所措,漲紅著臉結巴道:“你!你你胡說些什麼啊!”

     凜月別過臉去,喃喃道:“真好啊~真好啊~”然後靠在了真緒的肩上。“青春的味道。”

     “在這裡賞螢,真是不錯呢,你們找得到這個地方。”真緒眺望著難得一見的景色感慨。

     “我可不是來賞螢的,我是來創作的。困……”凜月直接躺在了真緒的大腿上“硬邦邦的。”

     “那還真是對不起哦!你還不快起來。”真緒一臉又好气又好笑的說。

     “瑩瑩夜行燈,照亮幽遊冥河岸,似是故人來。”

     “誒?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因為上次杏來knights的基地和我們商量了下次的活動形式,我想到可能會和紅月合作,所以就跑來山裡找素材,來傾聽亡者的指引。門老師可是非常支持噢。”凜月慢條斯理地說著。

     “門老師可不希望他的學生入夜了還在山間逗留,想到門老師我就覺得胃要痛了。”真緒義正言辭的說。“你也是少讓人擔心一點啦!你可是前輩誒。”說著拍拍凜月的肩膀。

     “你不覺得,不在這樣荒僻的環境里,找不到夏天嗎?我害怕,錯過夏天……我害怕……錯過……”凜月呢喃到。

     猶如忘記了時間,真緒早已沉浸在這片迷人的景致之中終日緊張疲累的身心也得到了放鬆。夜漸深沉,漆黑的夜空中散落著滿天星斗,漫天銀星點點。螢火蟲成群結隊的徘徊,安靜的為這篇山澗奉獻著自己冷卻的光華。影影綽綽,斑斑駁駁。

     天上有星,林間有星,水裡有星。

     忽的一枚,落在凜月的頭上,猶如燈盞,照亮了凜月迷蒙的睡顏。

     “喂,回家了!喂。真是的,又睡著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