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ES同人|薰兔 纯白之夜|清水

群宣:【自建群 519893709 關於es的一切皆可,偏腐向】

(接星夜祭活動劇情)

纯白之夜              by:怪我


     皚皚白雪飄落,校園裡的人三三兩兩成群結伴的散去。

     “簡直就是天使的歌聲。”

    “對啊對啊!唱詩班的感覺好好啊,超有聖誕節的氣氛呢!”

    “一年生太可愛了!真是讓人期待呢。看起來真的都不知道是高中生了呢。”

    “特別是那個黃色頭髮的好搶眼呢,可愛但是臺風很讚。”

    “加奈你第一次來可能不知道吧,那個可是這件學院的王牌成員之一噢,是三年級的仁兔成鳴大人!是個leader級的人物哦。”

    “噢噢!這樣啊!真好呢,我都要成為粉絲了。”

 

這次B1級別的舞台場地是設置在學校的禮堂裡面,當散場推開禮堂的大門時,外面已經是銀色的世界。

    看到已經在下雪,所以不由得四處張望,此時成鳴正和創把門外最後一個指引展板回收。“外面冷,快進去吧。已經可以了哦創君,剩下的交給仁哥我吧,你們也累了早點去卸妝換衣服回去休息吧。”創柔聲說道:“仁哥,真是太感謝你了……不然……估計我在台上都發不出聲音來了。”“今天創君的表現非常好哦!要謝先去謝你的夥伴們吧,還有杏噢。”已經把展板放下的成鳴對創比出一個拇指。創雙手擺在胸前說:“是的呢,大家都很溫柔,給我很大的幫助呢……感覺更有自信了。”“快回去吧,畢竟平時的工作都是創君在出力,仁哥我都是有看在眼裡的,嘿咻。”說著成鳴著手其他細碎的收尾工作。創脫下帽子攥在手裡,致意了一下也不推辭,推門出去了。

    “剛剛,看到薰親了呢……”成鳴不知為何有點在意剛才在門外看到的景象。學校已經裝點得十分有聖誕節的氣氛,看到的是在禮堂對出的空地上擺放的十分應景的巨大的聖誕樹,上面掛滿了聖誕裝飾,纏繞滿了銀色的絲帶和藍白的彩燈。因為是夢之咲學院的節慶裝飾,和歐式的校園環境顯得相當契合,看了讓人不由得讚歎。在樹下,一個女孩子撐著傘和薰站在樹下,感覺不是應該打招呼的氣氛呢。

    “明天還要拜託他們來拆掉呢。”成鳴終於收拾完了剩餘的收尾工作。獨身一人定定的站在台下看著璀璨的圣夜舞台佈設。“恩典即將降臨,吾等齊聲拜頌。”心中不由得想起了童年時期和父母一起在教堂度過的時光,自己如何自豪的參與了圣夜彌撒的情形。“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很想繼續唱歌!”成鳴的聲線本就高亢,空蕩蕩的禮堂內開始迴響起清脆的宛若鶯啼的歌聲“……Repeat the sounding joy,Repeat, repeat the sounding joy”

    這時,傳來“咯吱”的推門聲。

    “誒,薰親?”成鳴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我以為人都走完了呢,你一個人在這裡幹什麼?”薰神情自若的走進來。

    “剛才那個女生呢?”

    “回去了。”

    “又是你送回去的?”

    “自己回去的,沒讓我送。”說這句的時候薰已經靠在舞檯邊上。

    “真不像你的風格呢。”成鳴視著薰。

    “是真的,她自己回去了,我還被扇了一巴掌。”薰說著誇張的揚起了自己的臉。

    成鳴一臉譏諷的笑著說:“你。活。該。”

    薰一臉無辜地說:“怎麼能這麼說呢,多傷人心啊。”

    成鳴低下眼簾,開聲:“明明傷人心的是你。”

    隨之而來沉默蔓延開來。薰就這麼默默的看著成鳴。成鳴被盯得不好意思,臉一陣紅一陣白,硬擠出一句:“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在這裡吧。”

    “要下來麼?我接著你。”說著薰舞動了一下雙手示意。成鳴沒搭理他,一臉氣鼓鼓的走下了側邊的小樓梯。

    “怎麼了?小兔子。”薰跟在他身後,“她的心意我謝絕了,啊,真睏擾呢。你還沒習慣嗎?每次你的神色都是這樣的。”成鳴鎖上了大門,他並沒有用換掉演出服,嘴裡微微哈出的煙氣,看上去十分可憐。這時候薰從後面把外衣披到了他身上。拉住忽的愣了一下的成鳴的手就往外跑。融入了冰天雪地的世界。絨絨的新雪上只留下兩道新的腳印。

    “嗚喵!干森么啊你!”

    兩人就站定在那棵巨大無比的華彩聖誕樹下,彩燈閃爍不停。

    “生氣了嗎?小傢伙。”

    成鳴搖了搖頭,可是眉頭擰得緊緊的。

    “都嗖了不要噢……”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薰一把摟入懷中。似乎只聽得到雪落的聲音和咚咚的心跳聲。由微弱的抵抗轉而放棄。最後只是定定的站在那裡由著溫暖傳來。

    成鳴抬起頭,眼裡瑩瑩的淚光打著轉。薰緩緩地說道:“如果成鳴是女孩子的話,我一定會不遺餘力的去追的哦。”說著成鳴豆大的淚珠就滑落了下來。

    “不過沒有女孩子可以比成鳴君可愛啊,而且這隻早就是我的小兔子。”說著蹲下了親吻他胸前的十字。

    成鳴的表情又是感動又是委屈,嗚嗚咽咽的吸著鼻子,斷斷續續地說:“薰親,臉還疼嗎?”

    薰笑笑說:“擔心嗎?已經不疼了。”

    接著“啪”的一聲,一巴掌落在了他剛挨那一下上。緊接著吻上了薰的唇,語言無法傳達的情愫化作了這深深的一吻。

    “可愛什麼的只是team的風格啦,薰親不要老是說人家可愛。嗚喵,人家可是男孩紙。”

    “雖然說平安夜那晚肯定很忙,但是結束之後去做彌撒吧。現在的話應該會有好幾次分批的活動的。”

    “薰親怎麼會那麼清楚?”

    “總之去吧,就像以前一樣。”

    “嗯!”成鳴露出一個無比幸福的笑容。

 

But as long as you love me so

Let It Snow  Let ItSnow  Let It Snow

 

 

 --------------

換了用word還是複製過來沒有首行縮進 好麻煩…… 薰親這個稱呼真萌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