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手游屯文

“感謝大家的支持,距離我們正式出道還有1周的時間,很緊張呢。”

“努力練習,奉上最好的演出。”

“希望大家到時到場支持,當然也會有網路同步直播,拜拜。”

“拜拜!記得支持小生我哦。”

“期待見面,再見。”

幾個聲音輪換的從女子高中生的移動電話里傳出。視頻下方是斗大的娛樂新聞字體,登載著新人男子團體出道的消息。

“誒誒我記得你很喜歡這個吧。”這個女生邊說邊把手機轉向同行的同學,“叫狐妖的。”

“是呢是呢!之前他們還是地下樂隊的時候我就已經在關注了!我可是狐妖的忠實粉絲呢!”

“誒?居然是以組合的方式出道,好奇怪噢。”另一個女同學樣的人插了一句。

“嗯,我也覺得好奇怪呢,明明之前是個很成熟的地下樂隊,而且都是原創曲,怎麼會以這種商業包裝的團隊形式出道呢?之前在酒吧駐場的時候我還經常去看呢。現場感,一級棒!”

“而且實力最強的那個……那個叫什麼的?綁馬尾的,居然不在。”

“酒吞。”拿手機的女孩已經在網路上翻出了酒吞的圖片。

“噢!嗯嗯,就是他,明明是band的核心居然沒有參與進來呢。”

“估計就是發展意向不合散伙的吧。”

“不會吧,他們不是都是一個學校出來的嘛?而且酒吞和茨木的關係那麼好。”一女做出嚮往的神情。

“不懂,雖然狐妖是富二代可是也很努力呢,超耀眼的。今天的狐妖也是那麼的帥,好希望那天快點到啊。”明顯是狐妖粉絲的女生顯得非常沉醉。

“就人氣來講,茨木和天狗可不會輸。”拿著手機的女生正色道,“不過沒有酒吞還是覺得不痛快呢。”

 

與此同時——

在一個辦公室一樣的房間裡,電腦屏幕上一樣是跳動著那條男子團體出道的新聞,一個身著OL制服的女子扶了一下眼鏡,用冷如冰霜的口氣說道:“你有什麼打算?”藍牙耳機不住的閃爍著幽幽的藍光。“好的我知道了,我會留意的。”

 

形體練習室內——

“啊啊啊!疼!”狐妖正在大天狗的協助下進行柔韌練習,慘叫聲不絕於耳刺穿整棟大樓。

“要當偶像連這點苦都吃不了么。”大天狗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當然……不是!可是我之前是鼓手好嘛!這完全不一樣。”狐妖一邊哀嚎一邊哼哼唧唧的抱怨著。

“茨木從來都不費心你倒是學學他。”大天狗指了指在一角神情專注的茨木。

這時候誰也不知道,在儲物箱裡的手機響了很多下之後,在顯示“未接來電3”之後,畫面全黑了下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