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ES文|OB组|教师组|Please|清甜|阵章|阵门

Please         ES人民教師組        by怪我

 

    事情其實很簡單,在年末聚餐上椚章臣老師被隔壁不勝酒力的女同事吐了一身。但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去我家處理一下吧。”佐賀美陣老師如是說。

 

 

     “咔哧。”門被打開了。一臉狼狽的章臣少見的沒有禮數的甩掉鞋子就衝了進去,接著就是陣進門把門帶上,溫溫吞吞的坐在門口脫鞋換鞋,高聲喊道:“要洗澡的話我衣櫃第二層左手邊那些衣服可以用。”

    其實對比起陣日常在學校的不修邊幅,他的住所意外的是簡潔明朗的風格。

    陣打開了暖氣,脫掉了外套,打開了電視機。

    這時候章臣急步從房間出來,交代了一句:“這個,我先借用了。”他已經把弄髒的外套除下,手裡拿著陣的長袖體恤,交代完了就解下眼鏡,徑自走進浴室。

    空氣中只有“嘩啦嘩啦”的淋浴聲,攪動滋擾著電視里無聊節目的聲音。

    陣癱坐在沙發上,過了一陣子摸了摸口袋,開了一點窗戶,吞雲吐霧起來

    “啊,下雪了啊。”

    街道上儼然一派節日的景致。街道兩旁的商店都是絢麗奪目的裝飾,櫥窗裡最顯眼的地方都擺滿了精緻的商品,樹木和路燈都被纏繞上銀色的流光溢彩的霓虹,冬日的仙境大概就是指這樣的景色。

    陣似乎想起了什麼,熄滅了手裡的香煙,又披上外衣出門去了。

 

    章臣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出來,發現陣不在,自己開始翻找起來。這時候門開了。

    “陣,你的吹風筒呢?”

    陣一邊拍著身上的雪一邊說:“啊那個不在櫃子里我昨天拿出來用了,過來吧我幫你。”

    章臣坐在剛剛陣坐的位置,陣站在沙發背後幫他擦頭髮,既不清又不重的揉搓著,然後打開了風筒,嗡嗡的聲音蓋過了電視節目。章司疲憊的閉目養神,根本沒有在意電視的節目。“你剛去哪裡了?”他忽然蹦出了這么一句。

    陣關掉了風筒回答他:“你剛都沒能好好吃東西吧,我出去了買了點吃的。等下吹完就吃了吧。”

    “本來我就很不喜歡這種應酬的場合,本來審核學生會遞交上來的資料就夠忙了,還遇上這樣的事。”時逢年節,偶像的活動會更加密集,審批工作也會加大,無論是學生會還是章司都已經超負荷運作。而且其實章臣是真的很不喜歡交際應酬,只是因為自身修養而沒有當即發怒,溫和的提出了先行離開。“正好,你買了什麼?”

    “等下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小章章。”然後陣又打開的風筒,輕輕的撫弄著章臣的棕色秀髮。


    “要啤酒嗎?還是紅酒?上次你可是有留在這裡噢。”陣靠在冰箱門上詢問到。

     “啤酒配蛋糕你不覺得很奇怪嘛!”章臣對他的奇怪建議投出以及否決,“不用了我等下還要開車回去。”

    抽解開綠色的絲帶,打開色彩斑斕的紙盒,裡面是一份藝術品似精緻的蛋糕,上面裝飾著白色裱花,草莓和乾果碎,外圍用的是是巧克力碎片裝點,不僅很有賞心悅目節日氣氛,而這個可是這個連鎖品牌的高檔產品的切件,美味的聲譽遠揚。

    穿著鬆垮垮的貼身T恤的章司非常機械端起蛋糕就吃。陣嬉皮笑臉的抱著兩罐啤酒就湊近來,也找個悠然的姿勢癱坐在沙發上。

    看著章臣拈起蛋糕上的草莓正要吃,陣一把握住他的手,探過頭去就把草莓收入口中。“好吃嘛?”陣發出了他招牌式的慵懶的聲調。章臣一愣,沉沉的低下頭,口中喃喃:“超想……吃的。”“嗯?你說什麼?”陣抬眼看著他。“我說!我超想吃才留到現在的!”章臣紅著臉吼了出來。“啊~不要那麼小氣嘛,不對,這是我買的,是挺好吃的,不用太感謝我喔噢。”說著用拇指蹭了蹭章臣的嘴角的奶油,又自顧自的舔了舔手指,徑直躺倒在章臣的大腿上。

    “真是讓人不愉快的傢伙!”章臣呶著嘴哼到。

    “是啊是啊,誰讓你當年就是喜歡圍著這個讓人不愉快的傢伙四處轉,還蹭吃蹭住,現在還穿著他的睡衣,還吃著他買的季節限定蛋糕,啊?”陣反詰到。

    章司臉上一陣紅一陣黑,一時氣結竟然說不出一句反駁,手裡端著蛋糕就想要不要一下子拍他臉上去。

   “這個蛋糕是我專門挑的,季節限定,多好啊挺有節日氣氛的,看你今天的表現就知道肯定神經緊張到極限了,來嘛感受一下節日氣氛放鬆一下。Relax,relax.學生會那些小鬼和轉校生也是很辛苦啊,遞交了那麼多資料。不然會變禿的。”說著陣嘻嘻笑到。

    “聽到你那種毫無緊張的遇到我就心煩,以前明明是個‘超級偶像’現在卻像個邋遢大叔一樣。”

    “呀啦呀啦,以前明明很可愛的學弟說教,我可是很傷心的呀。也許真的是個邋遢的大叔也說不定呢。”陣邊說邊嘬了口酒。

    “真是搞不清你是怎麼考上醫師資格證的,陣你現在看起來就像流浪漢一樣,頭髮和鬍渣一點都不修剪,去天橋底下吧你!”章臣沒好氣到。

    “想不到老師你還有到天橋底過夜的習慣……”陣故作驚訝。

     在耍嘴皮子方面,較真的章臣一直都是輸家。有時候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已經畢業了這麼久,褪去明星的光環那麼久,還和眼前這個流里流氣,不修邊幅的人有交集,雖然當初的開端是因自己而起……不由得歎了口氣。

    “歎氣容易老噢,小章章。雖然真的很像小姑子一樣嘮里嘮叨的,你是飽受泡沫經濟迫害的中老年嗎?”陣爬起來,點燃了香煙。

    “不要在室內抽煙!而且抽煙本來就不對吧!”

    無論章臣怎麼斥責他,他依然是那麼的我行我素,不如說這是他們最合適的相處方式,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有些事無關對錯,最主要是自己開心。”陣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章臣不經意間把這個笑容與當年廣告展板上的笑容重疊,與春櫻爛漫的時節校園裡最在意的那個笑容重疊。好像有什麼變了,又好像其實什麼都沒有改變。

    “期末很忙啊,很久都沒有獨處過了。”陣用空著的那隻手輕撫章司,深情的凝望著他低垂的眉眼。

    “你以為誰都像你啊。在保健室插科打諢又一天。”章司別開了眼神。

    “啊,說起來,之前……嗯之前有一天啊,我在保健室睡過頭了……”陣緩緩地說道。

    章司忽然覺察了了什麼,用很複雜的神情看著他,然後難為情的別開了視線:“難道是……”

    “嗯~睡醒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但是我聽到了很熟悉的鋼琴旋律噢。那天星期四,是你巡夜吧?椚章臣老師。”

    在夢之咲就讀的年歲里,二人因為一些因緣際會共同譜寫的曲目。

    “夠了!我……我有東西忘記拿了。”

    “喂!這個藉口很爛好嘛!”說著陣就去抓章臣的手臂。

    “我回去了!”章司很好的闡釋了什麼叫惱羞成怒,“資料在手提電腦里,星期一還要用”

     “嗚嗚,你是誰?快把我可愛的小章章還來。”陣嬉笑著發出怪腔怪調的女聲。

章臣扯高了聲調喊到:“我才想說呢!把我的‘超級偶像’認真又體貼又溫柔的佐賀美前輩還給我!”說著甩開陣,就要站起身來。

     陣也跟著站起身,緊緊的握住了章臣的手臂,一陣僵持之後,漸漸把手滑落,滑過他的手背,然後略過指節,然後到指尖輕輕的捏了一下。

    “Baby It's Cold Outside~♪”

    章臣回頭對上陣人畜無害的笑容,歎氣道:“好久沒有聽過你唱歌了……”說著沒入了陣的懷抱中。

 

 

    “所以說啊,幹嘛起那麼早呢。”陣迷迷糊糊的從被子里翻出來。此時章司已經從衣櫃里借用了一整套比較得體的衣服,穿戴整齊,拿著包裹準備出門。

    “這套是高級羊絨的材質,我想還是送洗比較好。”章司邊穿鞋邊說“而且我是真的要回去處理那些文件了。”

    “嗯嗯,所以說西裝你沒空的話我回頭幫你去取吧。”陣緊接著是一個哈欠。“下次你拿換洗過來再來拿吧。也是時候搬過來住了不要那麼執拗啦!順便幫帶兩個新牙刷,我的也該換了。Please!”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