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一、(1)

霍拉大包平实装,刀剑国服又开始预约了所以开新坑 依然是冷cp?!

慢热向,又偏又冷,总体灰暗向【我保证你一开始看不懂】

梗出自初音的一首歌 我到最後再寫歌名不然就劇透了  趁有命拼命写

=============================================

    我平凡的一天又開始了。

    我,大包平是一個平凡到不平凡的人,目前一家三口和母親擠在並不寬敞的小房子里生活。工作是救護車司機。


    “喂,紅燈了啊,平老哥。”同事童子切的聲音忽然傳來。

    突然的一句拉回我恍惚的大腦,我連忙應到:“啊,不好意思啊。”然後急忙發動了車子。“還有別叫我平老哥,沒那麼老!沒那麼老好嘛!”

    “現在可是上班啊,開車精神集中一點。嘿嘿,難道是昨晚午夜投放節目看太晚了?你知道嗎,最新那期,夢幻24時的智美小姐吶,那叫一個性感。”童子切笑得咧開了嘴

    “別鬧我了,你明知你嫂子那個臭脾氣。”我哀歎了一聲。

    “啊~那更要放鬆一下了,老哥和我一起去風俗店玩玩啊,我知道有一家連媽媽桑也是楚楚動人一級棒噢。”童子切依舊在挪揄我。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小子還貧,你也知道現在是上班啊,信不信我揍你。”

    他望著窗外的景色感歎道:“回去又可以吃飯了,真好,啊~世界和平真好啊。”

 

 

    “媽,惠子去接小玉了嘛?”我下班回到家,打開冰箱拿出飲料就坐在客廳裡打開了電視,轉到了體育頻道。

    “鬼知道你那個老婆,一天到晚賴著懶得要死!”母親氣哼哼的在房間裡回了一句。

    又過了一會,我起身出門,在半道的轉角遇到了我的老婆惠子,我見她便嚷道:“正想去找你呢,你去幹嘛了那麼久,搞什麼啊?”

    惠子也很敷衍的回應我,說:“哎呀半道上遇到了古田太太,不就多聊了兩句嘛。我這就去做飯。今天小玉有校車接送!”

    “啤酒呢?”我質問道。

    “啤什麼酒,什麼啤酒!還有那麼多房貸要還你還啤酒!少買點馬不就有錢買啤酒了嘛。不然又要被老太婆數落了你知道有多黑臉嘛那個老太婆。”惠子也不管樓道是多麼的漏音也是扯起嗓子嚷道。

    我也回了一句:“你怎麼說話的!那是我媽!咱媽!”

    這時一把稚嫩的女孩子的聲音傳來:“爸爸,媽媽。”小玉從樓道轉角走上來,露出了她的小臉蛋。

    我們一齊回家之後,我就回到電視前,正看得精彩,一個電話打進來,我一接聽,原來是馬友,“啊,昨天買的5號,沒錯又沒中啊!哎呀法拉利這個賠錢貨我都巴不得把它煮了吃!再不行我就換號了換吧,什麼?你有利好消息?快說來聽聽說來聽聽。”

    “爸爸,教我寫作業,這裡我不會……爸爸……”女兒的呼喚聲也被淹沒過去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