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二、(1)

耻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忙先睡(写得太赶了)

----------------------

二、(1)

    這裡是A市東區,是一個流民人蛇孤兒拾荒者聚集的繁華城市的骯髒角落,狗經過都不願意逗留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繁華大都會的貧民窟。

    而我,是這裡的老大,叫大包平。大!包!平!聽懂了嗎!但是說實在的我就是個胡作非為的小混混頭子而已。

 

    “喂喂!看什麼!信不信我揍你!”一個莫西干頭的小子對著衣衫襤褸的婆婆吼叫到。婆婆瑟瑟發抖地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要傷害我孫子,對不起!”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子也在她懷裡哇哇大哭。

    “小子,髮型不錯啊!”我出現在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哪裡弄的帶我也去搞一個啊。”

    “這個不就是……”他說就被我揍了一拳,橫攤在地上,捂著臉抽抽。

我扶起婆婆:“婆婆,我們走。”經過他旁邊的時候又丟了一句狠話,“老人小孩都欺負,不是東西,搞清楚了,這裡是老子我的地盤。”

 

    我和我的兄弟們,守護著這塊荒蕪的死地,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又不是不良,我可是正義的使者,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帶上我的墨鏡,開著我的重摩,放飛自我的在看得到海岸的道路上午夜奔馳。在夜店裡嗨嗨嗨和辣妹完夜,是有拳頭說話,沒錯因為這裡我罩,這裡誰不給我“一點點”面子。打架算什麼,男人身上沒有疤算什麼男人!你看那些短褲短到露出半個屁股的辣妹看我的眼神,~哈!不吹口哨都不行。

    我們就是“OEK”!我們是東區男兒!我們紅黑的衣服上都會都鮮紅的OEK標誌,有些喜歡直接紋在身上。

 

 一個秘密會議正在舉行著


    “客氣了,誰不喜歡錢啊。”

    “看得到海,就可以做海景別墅,就可以變成錢,幹嘛要給那些社會垃圾住。”

    “‘OEK’?什麼東西?小混混?隨便你,搞定它。”

    “那塊地就可以變成我們野崎組的東西了。”穿著得體,梳著西裝頭的男人坐在高層建築的辦公室里,從落地玻璃眺望著整個城市,視線落在了依稀可見的海灣,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裡露出貪婪的神色。

    在場的幾個同為西裝革履的男子一同端起酒杯,提前預祝勝利一般暢飲起來。

        “你……”說話最多那個人喚起一個名字,“必要的話,聯繫一下‘那邊’,做得好看一點,乾淨一點,做得好會看著你的。”

    “我們野崎組可是很‘文明守法’的。”說著他發出豬喘一樣的笑聲。

    那個被點名的男子一直靜靜的隱藏著自己的存在一般站在近旁,唇環劃出一道閃光,掛著笑說:“知道了,大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