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二(2)

今晚我要寫7個小節然而我只寫出了1個(原地發瘋)

----------------------------------------------------------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      by怪我

二、(2)

    “九條,這麼多年,你對組織,對上頭,都是可圈可點的,這些我們都看在眼裡。”頭髮黑白相間的長者,對面前的一個中年人做出一個清茶的姿勢。對面這個叫九條的人,慢條斯理的做出一派欲拒還迎的姿態,然後緩緩的端起杯子。“多謝叔伯的賞識,為組織盡力,應該的。”九條笑盈盈的逢迎到。

    “現在對先代的禮數也盡了,也該是時候定下來領頭人了。現在就是看你,和野崎兩個年輕有為的了。誰表現好,肯做事,會做事,誰就能當這個。”長者比出一個大拇指。

    九條恭敬的接過侍者端上來的點心,恭敬的遞予長者,說:“叔伯先嘗嘗這個,九蓮齋的特技羊羹。我要多謝長輩們賞識,為組織盡力,是分內的事,分內的事。我們都是真和會的人,野崎老弟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我還要多學習,多學習。當然如果叔伯你能多和長老們溝通溝通,那我認為是再好不過了。至於叔伯上次在香港拍賣行看中那副畫作,剛好晚輩我上次經過香港公幹的時候有緣得見那個買家,總之帶來孝敬孝敬您。”

    “你有心了!哈哈哈哈,真是再好不過了哈哈哈哈。”

 

 

    “咚噠咚噠”的刺耳的音樂聲好像要穿刺透了耳膜腦膜,舞池裡的人就像原始的動物一樣騷動著,和陌生人身貼身背貼背的扭動,擁抱,親吻。酒的味道,煙的味道,二氧化碳的味道。

    一個穿著撕裂背心的金毛胖子大口抽著煙說:“平哥你說!那個藥房的小孬真是個小畜生,賣禁藥得那麼多錢還要拖數,早不還晚不還。偏偏開球前一天還,你看,偏偏就這麼邪,過了水了。”

    大包平斜了他一眼,說:“柴犬你說你是不是傻,沒有那個手氣就不要學人賭,多少是10萬,拿去打小鋼珠多好,保證你打到吐,想穩賺還不如買保險。”

    “平哥平哥!”一個小弟衝進來,氣喘吁吁的,看他憋著半句愣是半晌沒說出口。

    “幹嘛,又吵什麼?”大包平一臉的不耐煩。

    “平哥!上次被你打那個,那個Jimmy……他說他要你陪錢!”

    大包平叼起煙,一臉你傻的嗎?的表情看著這個小弟:“Jimmy誰啊?”

    “就是上次在花月club玩的時候,說你摸了他馬子,然後就打起來那個,你還把他打了個半殘那個!”小弟激動不已的說。

    “啊!噢……我想起來了,那個啊。這筆賬老子認啊!可是老子不給!老子不給哈哈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