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二(3)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      by怪我

二(3)

    “你就是童子切吧,跟我來,我帶你去見組長。”一個穿著得體得猶如上班族一樣的男人雪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商業式的微笑,要不是殷紅的嘴唇上的唇釘閃閃發亮,還以為是房地產銷售或者是銀行職員之類的。

    他轉身,童子切緊隨其後,兩人走進了面前這棟商業大樓。那是真和會的場所。

    童子切被帶入了高層的那個金碧輝煌的廳室,看到背對著著他的大班椅緩緩轉過來,顯然剛才椅子上的人正在眺望,一轉身,視線就對上了。

    “你好。”野崎滿臉堆笑到。

    “你好。”童子切一臉的警覺,神情顯得些許的緊張。

    野崎拿起一根古巴雪茄,那個近旁又像保鏢又像秘書的領路人毫無聲息的到了近旁幫他點火。他深深的嘬了一口,開口道:“他已經跟你提過了吧,你能來這裡我很開心,證明你確實就是我要找的人。你是一個人才,只當一個小混混可惜了。”

    童子切腼腆的笑了笑:“那就直接談條件吧。我能得到什麼,反正OEK又不是我的,我又沒損失。”

    野崎哈哈大笑道:“無本生意真是好啊,我真羨慕你。我們這行,就是要膽大心細才行。”

    童子切陪笑道:“殺人放火打家劫舍我可不幹啊。”

    野崎瞇起眼睛,長吐了一口雪茄煙,捏著雪茄的手在空中劃了劃。順著雪茄光點的方向,就是A市東區,他說:“我只想要那塊地。你又不是警校出身我不會叫你去打架的,打手我們多的是。我們真和會也是有很多正行生意的,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退學,但是我也沒興趣,既然你來了,我是有求於你,我必然是連你,連你兄弟,也是座上賓的待遇的。畢竟,能不動手大家和和氣氣多好。”然後又抽了一口雪茄,看童子切還在猶疑思忖,便說:“有什麼不明白的現在就問他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什麼?有人來我的地盤搞事?”大包平憤然的站了起來。“我的拳頭都等不及了。”

    “平哥!平哥啊!!是黑幫真和會的人啊!!!”小弟回來報道。

    “管他是誰,先干再說。”大包平自信的站在車上高呼。

 

    當童子切趕到的時候,整個場面混亂不已。他也是和大包平一起打過架,一起受過傷,一起流過血的人,看到眼前這個景象還是心裡一揪。即使OEK的人再怎麼身手了得,拼力搏殺,但是奈何真和會是實打實的“專業人員”人多勢眾。好多人已經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但是大包平猶如發狂的獸類繼續一樣當時,拳拳到肉的和真和會撕搏。“住手!都住手!!!聽到了嗎!!!”然後他迅速撥通一個號碼,打開視訊,畫面出現了野崎了臉。

    畫面中的野崎說:“住手!我們真和會即將接收OEK!”

    真和會的人都停了下來,面面相覷,一個打手頭子似的人一臉迷惑的說了一句:“野崎大哥?”。然而大包平還是打紅了眼,還在追著不放的揍了兩圈。他回過神來,發洩似的嘶吼:“你說什麼!?”

    “大包平!你先冷靜,我有話跟你說……”他緩緩地,走近大包平,然後把受傷了的他穩定下來,“對不起,我不能看兄弟們硬碰硬。”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