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二(4)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      by怪我

二(4)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學生穿得像小混混,小混混穿得像黑社會,黑社會穿得像上班族。大包平和童子切穿得一身正式的到真和會報道。

    事情還是要從那天和真和會慘烈之戰之後。

    童子切一邊幫大包平處理傷口一邊開了口“你知道真和會為什麼來鬧事嗎?”

    大包平恨切切的說:“我哪知道,誒!疼!”

    童子切沉沉的說:“因為真和會在這裡,有個項目。”

    “哈?只是這樣?為什麼要怕他們。”

    “打的OEK現在這樣還不夠嗎?為了你的義氣還要連累多少人?他們可不是用拳頭就可以嚇唬嚇唬走的!”童子切咚的把急救用品重重的敲在桌子上。然後他轉過身面向大包平,對他左手比劃著槍,右手比劃著錢的手勢,又問:“你怎麼和他們作對。”

 

    雖然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工作,但是穿著正裝的大包平感覺十分的尷尬。無所事事的混跡著。反而是童子切確實是被安排有了確實的工作。搞得大包平渾身不自在,他又偷偷地會溜回東區,然而依舊無所事事。

    然後直到有一天,拆遷隊伍來橫掃東區,本來就是A市最陰暗的小角落,連社會的陰暗角落躲藏著的最底層的人像蒼蠅一樣的被驅趕著。以保護這個地域自居的大包平當然憤怒不已,就要去找童子切問個清楚。

    當大包平找到童子切的時候,發現童子切發著愣怔,就吼到:“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是為了保護東區才加入真和會的!你倒是說話啊!死了嗎!”

    童子切怔怔的看著他:“野崎叫我,去給大佬們頂罪。”

    “……!”大包平也是被嚇得呆了。

    童子切久久說出一句:“說出來了,就能混個幹部……”

 

     “九條大哥,你就由著那個叫野崎的跟你對著幹嗎?他都搶先一步了。”那時帶頭清場的小弟問九條。

    “沒禮貌!怎麼能這麼稱呼野崎大哥!”九條假惺惺的說道。

    “可是!本來我們要搶先拿到東區那塊地盤的!結果因為他吧OEK吸收了……”

    “你懂什麼,上次我們出手以后,事情鬧大了,那塊地的價錢已經下跌了。能夠更好的入手了。”九條擰著嘴角。

    “啊,原來是這樣!”小弟欽佩道。

    “這場遊戲,終歸是我和野崎的對決。”九條用傲慢的語氣說道,“我要藉由OEK,剷除野崎。”

 

    “不行!怎麼能這樣!我們回去,和真和會脫離干係!”大包平真的是急了。

    又換童子切沉默不語。

    “不行不能在這麼拖下去了,真和會的還在破壞東區。你醒醒!你去坐牢那也會毀了你的”說著往童子切臉上狠狠地揍了一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