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二(5)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      by怪我

二(5)

    大包平和童子切開始奪路狂奔,大包平一邊跑一邊甩開了領帶。

    當他們跑到停車場時,又驚呼起來:“車呢?車怎麼不見了。”童子切還想找人求人求助的時候,大包平招呼他:“這邊!這部車!!!這部車鑰匙沒拔!”說著就打碎了車窗伸手開了車門。童子切跟著就鉆進車里,兩人揚長而去。

     此時唇釘男發現了異常,得到報告監控室發現大包平和童子切的異常,因為雖然大包平的行動並不受限制,組織還在等童子切關於頂罪的回應,所以唇釘男對其下屬特別交代了要盯緊他。綠頭髮的唇釘男看了幾分鐘前他們離去的監控攝像,通過藍牙耳機吩咐到:“幫我把車牌號處理清晰發給我。”他正在辦事處辦完事情回到自己的車上。坐在跑車里繼續瞇著眼睛聽歌,當再次傳來下屬的聲音時他也驚異到:“不是記錄在案的車子?”然後極速的張開雙眼,一腳油門躥了出去。

    “是的,野崎大哥!我現在正在追那部車……交給我是嗎?……棋子還要嗎?……好的我明白了。”唇釘男一邊開著車一邊詢問道。

     “誒嘿!運氣真好呢!這車不錯呢!跑的真快。”大包平感歎道。

    “總覺得很奇怪……”童子切看著窗外,“發生的事情太多,我一下子消化不了。”

    “其實呢你這個人啊!……”大包平話都沒說完,就聽到“噹噹”的聲音響起。“不好!”

    緊追在其後的敞篷跑車的唇釘男用槍射擊他們所在的車子。在緊急的追逐中他們一齊開上了跨海大橋。

    “阿平不好了!”童子切又是一陣驚叫。

    大包平神經緊繃的開著車,無暇顧及的應付到:“還有能比被人開槍追著打更糟糕的事嗎?”

    童子切把副駕駛座下面的兩包白色粉末狀物品揚出來給他看。

    “我操糟透了!”大包平撓了撓頭。“我覺得裡面不會是洗衣粉。”一晃神,已經被打得千瘡百孔的車子,輪胎被打中了。急速飛馳的汽車因為爆胎所以在橋上蛇行的滑行了好遠,然後翻滾了好幾圈,最後停下來了。

    唇釘男下了車,緩緩地往反側的車子走去。他就像準備狩獵的蛇一樣,漸漸地逼近渾身是血艱難爬出來的大包平,他就這樣,一直注視著大包平那不去又抗爭的眼神。這時他手上並沒有槍,而是忽的拔出武士刀就向大包平砍去。

    “太誇張了吧。這個人,腦子有問題吧!”對於這個一上來就砍的人,大包平一邊躲避一邊想道。

    忽的一閃身,他一個不小心,兩人四目相交的錯愕著,大包平就從撞壞的護欄缺口掉了下去,沒入了海中。

     當他又重新恢復意識時,看到的是唇釘男子濕透了的綠色頭髮耷拉在臉上,面無表情的俯視著自己。而自己的肚子隱隱作痛,顯然這個男的並沒有友好到會對自己進行急救,而是而是狠狠的給了肚子幾拳。

    “想不到你這個人……也沒有那麼……”正當大包平在重獲新生的狀況下還沒有緩過神來,眼前的男子用武士刀刷的一下,在他身上開了一個洞。又毫不留情毫不猶豫的一下子拔了出來,血濺了綠髮男子一臉。

    “是的……查清楚了……是九條大哥安排的……這兩個人已經處理掉了……是的這樣除去之後只要把那兩包貨銷毀就沒關係了……畢竟這兩個小混混只是細枝末節,不能影響野崎大哥的一位爭奪……”綠髮的唇釘男一邊微笑著用藍牙耳機報告著一邊把還沒死透的大包平踹到海里。

 

於是就這樣,作為無法無天胡作非為的男人的大包平的我的一生,已經結束了。

 

二完结,三继续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