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三(1)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      by怪我

三(1)

    “你真的,要聽我的故事嗎?”我用期盼用熱切的眼神注視著他

     我眼前這個纖瘦秀氣的一點都不像獄卒的人笑著點點頭。

    “好吧,我女兒是我親手殺死的。”

 

    自從我有記憶,我就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生活。這裡是“夜之吉原。”利用廢棄的地下鐵站點和通道建造的地下紅燈區。人都是有惰性的,人們懷戀和幻象著心中的吉原,於是各種湧動的慾望,讓它得以在地下重生。

    雖然是復刻版的吉原,但是一樣的高強壕溝,只有唯一一座古色古香的橋連接夜之吉原和一個廢棄的站台,這裡就是一個小世界,與世隔絕的圍城。當你穿過破敗的地下支脈,跳下破舊骯髒的廢棄站台,在黑暗中恍恍惚惚的由皮條客指引著,來到古色古香的夜之吉原,就像穿越回了江戶時代,讓人中毒的繁靡盛景,還誤以為來到了世外桃源。

    然而真正生活在這裡的人,只有無限的痛苦。

    這裡不是樂園仙境,這裡是人間地獄。

 

    我的母親,只是一個普通的游女,身份非常的低賤。而我是她和不知道哪個男人生下來的孩子,自打我記事以來,我就在夜之吉原做苦工,過著缺衣少食的生活。

 

    “你說你有什麼用!”那時候我還小,我已經做了好幾個小時的勞苦工作,正把手頭的重擔放在走廊上想休憩一下,就被這個只是大我兩歲同是被使喚做下人的男孩揍了一下,“一天到晚慢慢吞吞的,都不知道老闆為什麼養你!”

    我餓得皮包骨,身上都是新傷舊傷,被他這麼來一下,就禁不住的倒在地上。

    當時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不懂,誰都不會教我,也根本沒有人在意我。這裡一年四季都是黑夜,我只能靠著客人的來往來判斷外面的世界是黑夜還是白天。這裡總是那麼的熙熙攘攘人頭攢動,永遠都是夜櫻紛飛十里紅燈的鶯歌燕舞之景,就猶如這無盡黑夜的本質,實際上是純黑的貪婪與肉慾的交織。這一切虛浮的美好,其實都那麼的令人作嘔。

    母親對我並沒有我聽說的別的母親對孩子的愛,她只是覺得我是一個錯誤,一個累贅,幸好老闆決定養我當勞工,不然她估計都要看著我餓死了吧。而且她逐漸逐漸容顏也衰敗了,本來長得就一般,現在還漸漸老去,收入變得越來越少,自然也無暇顧及我了。

    這裡從事桃色工作的人員,有男也有女,無論是男還是女,雖然說是溫柔鄉,也經常會聽到殺豬一樣的叫喚。

    那一晚,我偷窺到了我母親接客的過程,儘管覺得惡心反胃,但是我卻根本無法挪動步子,甚至連眼睛都不能眨一眨。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