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三(1)2.0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忙到头臭,找感觉找了几天都没找回来,非常痛苦,对之前那一节进行了修改。


三(1)2.0

    “你真的,要聽我的故事嗎?”我用期盼用熱切的眼神注視著他

    我眼前這個纖瘦秀氣的一點都不像獄卒的人笑著點點頭。

    “好吧,我女兒是我親手殺死的……”

 

    自從我有記憶,我就生活在這裡。這裡是“夜之吉原”,利用廢棄的地下鐵站點和通道建造的地下紅燈區。人都是有墮性的,人們懷戀和幻象著心中的吉原,那個鶯鶯燕燕紙醉金迷之地,於是各種湧動的慾望,讓它得以在地下重生。

    雖然是復刻版的吉原,但是一樣的高強壕溝,只有唯一一座古色古香的橋連接夜之吉原和一個廢棄的站台,這裡就是一個小世界,與世隔絕的圍城。當客人穿過破敗的地下支脈,跳下破舊骯髒的廢棄站台,在黑暗中恍恍惚惚的由皮條客指引著,來到古色古香的夜之吉原,就像穿越回了江戶時代,讓人中毒的繁靡盛景,還誤以為來到了世外桃源。

    然而真正生活在這裡的人,只是像牲口一樣的苟活著,僅此而已。

    這裡不是樂園仙境,這裡是人間地獄。

 

    我的母親,只是一個普通的游女,在這里,她被喚作“杜鵑”。而我是她和不知道哪個男人生下來的孩子,自打我記事以來,我就在夜之吉原做苦工,過著缺衣少食的生活。

 

    “你說你有什麼用!”那時候我還小,我已經做了好幾個小時的勞苦工作,正把手頭的重擔放在走廊上想休憩一下,就被這個只是大我兩歲同是被使喚做下人的男孩揍了一下,“一天到晚慢慢吞吞的,都不知道老闆為什麼養你!”出生在這裡的孩子,要麼繼續成為商品,要麼成為苦力。

    我餓得皮包骨,身上都是新傷舊傷,被他這麼來一下,就禁不住的倒在地上。

    母親對我並沒有我聽說的別的母親對孩子的愛,她只是覺得我是一個錯誤,一個累贅,幸好老闆決定養我當勞工,不然她估計都要看著我餓死了吧。在這百花齊放的夜之吉原,母親只是及其不起眼的一朵,我們非常的疏遠,她並不在意我這個兒子,而我也並不能與她有什麼親近。

    這裡從事桃色工作的人員,有男也有女,無論是男還是女,雖然說是溫柔鄉,也經常會聽到殺豬一樣的叫喚。

    那一晚,走過昏黃的長廊,紙門上的花樣映出別樣的剪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通路上,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和陌生的聲音交互響起,我不由得,在重重疊疊的縫隙之中窺探究竟。我看到我母親和一個男人身體交疊在一起起起伏伏,發出動物一樣的嘶吼。莫名的震撼在我腦中盤旋。雖然知道被發現了肯定不得了,但是我卻根本無法挪動步子,甚至連眼睛都不能眨一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