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三(2)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更新拖了一个月 因为年头年末比较忙啊!(断片不给噢)新的一年大家加油!我会继续卖安利的(请你闭嘴去码字!)笨宅没活动在家更文(憨笑)

-------------------------

三(2)


    重新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濕漉漉的下身,體液浸濕了粗糙的衣服。啊,這樣異樣的自己,這樣的厭惡感傳遍了我的全身。在稍大一點之後我就覺得,舒服也好,愉快也好,只不過是商品罷。

    然後那一天,確切我已經不記得只記得是傾城們巡弋的過一天,啊~傾城們就是混得有頭有臉的名角們,組織在一起迅游玩耍嬉鬧,全天無休的和官富們縱情狂歡的日子,猶如節日一般熱鬧,排場一個比一個大,器樂奏響通宵達旦,佳餚珍饈琳瑯滿目,但是很多都是端上來顯擺的,其實真的被吃掉的很少,剩下的又被回收掉了。傾城們都穿戴著最華貴的服飾和首飾,一搖三擺的迎接著各方的貴客。隔天是下人們善後的苦差之日,也是老闆拼命數錢的歡喜之日。

    然而那天,又來了一批女孩子,她就在其中。當然我沒有第一時間看到新來的女子們,因為她們都屬於商品,有些甚至奇貨可居。我第一次見到她,已經是她反抗然後被丟入偏院之後的事情了。我第一次看到她,沒有麻木與哀怨,靈秀精緻的五官上是惶恐不安的神情。我只是去送飯,她從開始對我西斯底裡的態度,然後變成狐疑和觀察,最後變得對我寬心起來。估計是我的木訥和漠然讓她覺得沒有威脅吧。

    我不會忘記她的名字,當然這也不是她的藝名,她自己也不喜歡那個艷俗的偽稱。她告訴我,她本名有個“檀”字,是被拐騙來的,原先生活的家境十分不錯,看她的言行,也確實如此。

 

    “你不要過來!”

    “你為什麼總是呆呆地看著我?”

    “你為什麼總是不說話?”

    “我叫檀……你叫什麼名字?”

 

    起初她還會抵抗,鬧絕食,接著就是被侍人折磨。侍人不會用普通的方式去虐待和毒打我們的人,那是很低級的苦窯子才用的手段,侍人會用不留下傷疤的方法對付這些不受控制的女子。侍人是因為各種原因留在夜之吉原的女性苦力,一般承包洗衣做飯之類,以及一些輔助雛妓服侍傾城和頭牌的工作。因為夜之吉原的特殊性,侍人並不多。

    最終她還是走出了偏院,收斂起了惶恐和慍怒,眼裡閃著凌冽光輝的走了出來。啊~她成為了百花中的一朵,以自信艷麗的姿態綻放著。

    我不知道侍人跟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但是她就如同變了個人一樣。

……其實當初她的消逝,我的心理就隱隱地產生了想毀掉這個“夜之吉原”想法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