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三(3)

摸來摸去的……我居然還能寫下去真是……抱緊胖胖的自己

--------------------------------------------------------

迷茫浮沉飄零的浮世之花啊

是誰無聲綻放又為了誰而凋零

似片片白雪融入塵囂就不見

 

若無綠葉陪伴花也倍感寂寞

如果我可以就讓我相隨

即便違抗天理即便違抗命運那也讓我追尋

 

拂曉的露水可是你的淚眼

黃昏的紅暈可是你的笑顏

皎皎之月照亮你如霜的純潔

凡人如我心皆為你獻

 

三千世界芳菲盡

三千世界業紅蓮

覆舟之水終又始蒼天憐見

徒悲傷落幕現無人可憐

 

我愛你

這句話如何能說出口

何人摘花亦未可知

夜櫻之下君相守便可足夠

(作曲マチゲリータ夢見草填詞 準確來說是前面的部分)

 

    “你問我識不識字?嗯,我會的。因為財務有讓我去跑腿幫忙,所以我還是識一點字的。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她才願意和我說許多吧。我可以出去啊,侍人應了高階的游女們的要求遞交了需要才買的東西,我們也要幫著去買,只不過游女不能出去。”

 

    她總是用鳳角的眉眼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我說話,就像你現在看我的神情。起先我是以她的視角看到的同樣的世界,這讓我產生不知理由的溫暖,但是不知何時視野也開始崩塌開裂起來,讓我的心也隱隱作痛起來。


     過了一些時日之後,她已經完全的展現出一副“脫胎換骨”的姿態,積極配合著老闆安排的“諄諄教導”。很快的她就成為了了當紅的傾城,諂媚而又搔首弄姿的迎合,天生麗質的她因為出身的原因顯得更能摸透達官富豪們的心思,惹得一片嫉妒。我只能,偶爾的,遠遠的,看上一眼,就像端望天際的星辰。

    偶爾我們還是有一些私下的交流,隻言片語的。但是因為彼此的袒露和熟知對方心底的感受,所以只是隻言片語,也是能知冷知熱的,雖然她成長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散發著一種柔美。

    她很出眾,不是我的偏見,這是事實,就連“先生您真會說笑。”“這是送給我的嗎?我當然開心,不過先生您能來我更!開!心!”這種如同車站的報站一般的言語,由於是她說出來,都是如此的娓娓動聽。

    由於她的靈動,讓謊言也看起來是如此的真實,作為旁觀的我看來亦是如此,更何況來千金買醉的客人們。

    可是蝴蝶,總是會被火光所吸引。

    她迷戀上了幾名來玩了的年輕學生中的一名,當然學生一般是買不起高階傾城的一刻春宵的,她也不會迷戀上窮酸秀才的,但是如果是青年才俊只是被朋友哄騙而來登樓的就不一樣了。

在舊時的吉原,這樣的事情也不少,但是現今在夜之吉原的人們,現實得多,也勢利得多,沒有游女,會蠢到拿自己的錢來讓客人登樓,拿自己的錢來讓客人替自己贖身。她是第一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