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四(1)

氪金,打排位,打完排位打PVP,人生已经没有其他

------------------

四(1)

“你好,大包平先生,今天感覺怎麼樣?”視頻裡面的人長者一頭茶綠色的捲髮,戴著一副和頭髮不符的保守派眼鏡,擠眉弄眼的笑著,一副嘲弄的口氣,好生氣人的說道。美好的一天又開始了。

大包平坐在他的企業署名的大廈的高層辦公室里翻看著秘書整理出來報紙,沒有錯是報紙,在電子化發達的時代,大包平依然保持著看報的習慣。明明只要輕鬆地在終端輸入關鍵詞就可以輕鬆地提取成千上萬的咨詢,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即使面前的這些報紙所有都有電子簡報版,可以直接發送到郵箱,如此便利的方法他也不實用。因為他需要的並不是提取圍繞某個詞的相關信息,而是搜集所有對他有用的信息。經濟,民生,甚至娛樂八卦,無微不至。確認不需要的報紙,就會隨意的丟到地上,直接讓清潔機器人掃走。

“早呀!”伴著吵吵鬧鬧的語調,那個視頻中的人猛地推開了房門,徑直的走了進來。可以不設關卡進入這個房間的,只有這個人和大包平本人。大包平瞥了他一眼,嘬了一口黑咖啡,然後用一種緩慢沉穩的語氣說道:“我還以為搞科研的人都是嚴謹的。”那人兩腿一蹬彈跳到桌子上,坐在其中一堆報紙面上,說道:“我當然嚴謹了我怎麼就不嚴謹了。”說著他隨意翻看起來,笑瞇瞇的說道:“想不到醫藥界的OEK帝王也對偶像感興趣。”“我們準備新推出一個代餐食品,代言人和宣傳方案已經基本定下來了,我就是……隨便看看。”“噢,隨便看看……是嗎?”那人用一種你就不要逗我了的神情看著他。“看民生了解一下現在針對群體的工薪政策,對定價也有幫助,國際形勢直接影響了原料的運輸成本。”大包平沒去看他徑直說到。“沒錯沒錯!因為帝王有一票否決權!事必躬親,佩服佩服。”那人又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茬。“醫生,上班時間請您回第一大學的研究室去。”大包平敦促到。那人扶了扶眼鏡,加重了語氣說:“既然你能叫我醫生,我自然是以患者為重。今天的視頻通話被你切了,所以我只能親自過來看看。”

沒錯這個是第一大學的醫學系教授,外兼OEK醫藥集團的大包平董事長的私人醫生。

“所以說,你們還要多久?”大包平終於抬起頭,整了整手裡的報紙,眼神凝視著醫生的眼睛。

醫生笑到:“不急,有我在一切穩步進行中。畢竟像你這種守舊的人可不多見了,居然還在用玻璃燒製的義眼,真想把你放到試驗台上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