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四(2)

日常写困

----------------------------

四(2)

    “喂喂,身體不好就別抽煙啊。”醫生不滿的發言到。

    “那你就別在我面前抽煙。”基本上來講就是大包平吧醫生的煙奪了過來,抽出一根就點了起來。

    醫生反駁道:“我又不是病人。”接著大口的吸氣煙來,又漫無目的的看了看手里隨便抓起的報紙,說:“像你這種一直透支的人說實話再怎麼治也治不好吧。我很喜歡的你別搶。”說著又伸手去奪。

    他回了一句:“我一般不吃這麼便宜的牌子,看著感覺很新鮮。”,然後不無感慨的靠在辦公椅的靠背上,任由煙充盈呼吸器官,然後吐出一句:“我可是很相信我們的產品的……所以說配方的調試如何了?”

    “我說你這人真的好不講道理,既然要我救你我就得安心專注我手頭上的事,我哪裡管得了你那些‘延年益壽’的神方。”

    這個人雖然在OEK是掛名的科研人員,其實也確實是醫藥界的精英翹楚,但是更為重要的是身患隱疾的大包平董事的私人醫護。

    醫生大步流星急步,猛地推開窗戶,大大地吐了一口煙霧,喃喃自語的說道:“明明我的本職又不是救人……”他澄清了一下嗓子,笑問:“你就那麼放心,說不定我會對你不利呢。”

    大包平用夾著煙那隻手擺了擺以此示意,並說:“那就給你個機會,沒安排的話今晚到我家吃飯吧。”

    “這是上級的命令嗎?”鏡片的背後醫生眨巴眨巴眼問。

    “不是,這是請求,就當是給我這個頹然老兵一點同情。”他閉上眼似是沉思“下班了,要一起坐的我車嗎?”

    醫生笑著擺擺手說:“不敢不敢,我還是開我的小破車吧,被同事看見還不擠兌死我,我到這裡來可是報告工作,不帶蹭飯的。”

 

    “咔哧”的部件響動后醫生的二手車終於停經了,這輛二手車顯然已經是破敗到容傭仆也伺候不了的地步,只能醫生自己開進車庫。

    他完全無視華麗繁複到扎瞎人眼的室內裝飾,熟練的穿過了前廳,客廳,中廳,七拐八拐的進入到了飯廳。“雖然不是第一次到大包平的私人住宅來,但是最近的次數似乎……有點開始變頻繁。”他心裡這麼想到。

    待到他坐定,大包平真是隔著一桌子完備的美味佳餚,隔著長桌在對面凝視他,混著銀絲的紅髮並不如上班時候梳得那麼的服帖。

    “不用客氣。”大包平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才不會跟你客氣呢!畢竟是老同學啊。”醫生輕笑著回答。

    “那老同學,進度如何。”

    “你反反復復只會提同樣的問題嘛?”醫生攪動著自己面前的玉米濃湯“怪不得只有你一個人吃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