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四(3)

浑身难受

----------

四(3)

 

    “小玉總是不肯回來見我……”說到此處雖然大包平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是神情黯淡了下來。

    “拜託,她可是有個叫酒井惠那麼好聽的藝名的人,老叫小名,她也不小了。”醫生大塊的吃著肉說道。

    “她跟西雅相處也不好。”

    在治療,不對應該稱之為求助的過程中,已經斷斷續續的可以得知。大包平大學終止了學業去參軍,也和當時同研究小組的惠失去了聯繫,結果在其後的戰爭中惠死去,留下了女兒小玉。但是他在戰爭結束之後並沒有馬上回到這裡,而且是去參加了外國的僱傭兵團,在一次任務中失去了一隻眼睛。接著就退了下來,利用傭兵時代獲取的第一桶金以及和不可具名但是又非常有名的“黑律師”從事了很多“見錢就乾”的勾當。然後再讓“黑律師”把這些見不得光的錢洗白了投身了醫藥行業,但是從此這個“黑律師”不知所蹤。用完全的軍事化管理讓這個企業取得了同行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在情感方面,他娶了名模西雅,然後很明顯的被人要被訛一輪巨額的分手費於是兩人分局中。

    “所以今晚繼續那個治療咯?”

    “嗯。”大包平默許到“畢竟是當時就是雙學位的天才少年啊,居然在同年級里一個小學生一樣的同學,我那種震驚我至今還是記憶猶新啊。而且,最近失去的眼睛疼的原來越厲害了。”

     “試一下也無所謂啦,反正那又不是我現在的特長項目了。其實要是你能更包容一點你那個沒用女婿,也許會好一點呢!不過也不可能啦,畢竟是“皇帝”的女婿啊”醫者逗趣似的哀歎道。

 

 

    我和一個穿著古代裝扮的女子亡命似的奔跑著。結果我不幸被暗箭射中,一股鑽心的疼痛傳遍全身,我完全不受控制的撲通跪倒在地。

    “神官!快跑!別回頭!跑啊!”我催促著少女,她淚眼婆娑的看著我不忍離去。

    很快追兵以至,我聽到那個聲音,怒號道:“什麼?原來是你!”

    在即將轉身回去查看的時候,一個異樣的掌聲鑽入我的耳膜深處,接著畫面完全的扭曲,變暗,化為深淵的顏色……

    當我再次恢復意識,醫生放下了手中的紙張望向我,問到:“現在感覺怎麼樣?這次的內容比較完整,對‘前世’的分析也會越來越清晰,嗯我已經把大致都記錄下來了。明天要回去找教授商量一下,雖然那個也是同學啦,但是比我專業多了。”說著就嘻嘻的笑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