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四(4)

四(4)

 

    “你的任務無論用任何手段,是接近他,並且獲取他的信任……”心中迴響起了那個聲音。

 

    “你意識中的‘前世’印象越來越強烈,這裡,這裡,都是我大致拼湊了一下,嗯……非常有趣啊,估計是一員武將啊,感覺好像很厲害很帥氣呢。很快會給你回復的。”醫生一邊把玩著筆一邊噘著嘴說到。“其實當時我還覺得挺可惜的呢,你都沒完成學業就去參軍了,不過看你現在的社會地位和成就我也不好說什麼一個勁惋惜的話啊,哈哈哈。”

    “不是還有你這個天才嗎嘛,所以我當時去上課還奇怪怎麼會有小學生,這不是挺好的嘛,投身國家的科研工作,發光發熱,功在當代也在千秋。所以也是拜託了啊,我的頭痛越來越嚴重了。”大包平的眉頭也是不見舒展,順勢自己揉了揉。

    醫生用筆戳了戳自己的太陽穴,說:“那也是因為你那時候受傷的彈片殘留在了大腦里造成呢,先繼續吃著止痛藥吧,說實話這麼久以來對你的日常生活居然沒有造成特別的影響,只有痛感,太神奇了。”然後又用手擺出槍的造型對著大包平做出一個射擊的姿勢。“而且我也不是為了你說的那些麻煩的東西才做研究的,我只是對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投入精力而已,就像對你,我也是充滿了好奇呀!”

    大包平咧了咧嘴角,笑說:“聽說了A地區了嘛?多國聯合的全聯軍去搜了,說是有疑似生化武器使用的痕跡呢。但是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都不知道為什麼搞這麼個大烏龍。”

    醫者瞟了他一眼,說:“啊,今天早上在你辦公室的報紙剛好看到了。被哪國政府操作了吧,出兵過去了不也還沒打起來嘛。安啦安啦。”

    大包平一臉凝重的說道:“人啊,要珍愛生命啊,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緊接著是一陣的沉默。

    “哇,這真不像是一個當過僱傭兵的人說出來的話!呵呵。”

    “就是因為當過僱傭兵才能知道啊……都說了不要在我面前抽煙好嘛。”大包平回過神來又發現醫生又在吞雲吐霧。“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另外給你安排一個很好的研究室,哪怕一個研究所也沒問題。那麼就不用去煩惱應付領導,不用備課,為什麼不來我的公司還要回第一大學去呢?”

    “第一大學可是比你想的有趣呢。”醫生擺擺手婉言謝絕。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