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四(5)

睡醒肝刀!我的后藤藤四郎哟!!!!

---------------------------------------------------

四(5)

    又是一個清晨,秘書童子切畢恭畢敬的敲了敲大包平辦公室的門,然後徑直推門進去。大包平見他進來了,就放下手中的報紙并按了按桌子上的按鈕,自動窗簾齊整整的放了下來。接著他猛地站了起來,正想說什麼,被童子切以手勢致意打斷了。童子切自然地坐在了客座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他接過大包平遞過來的兩張紙片兒,他看著看著,沉著嗓子說:“所以說,現在是人不見了?”

    大包平謹慎地回答道:“是的,今早沒出現匯報。他們跟丟了。”

    童子切喃喃:“可別讓他跑了啊。”接著發出一聲長歎。大包平如機器人一樣說到:“其實之前我給他安排了那個保健藥,其實他完成了九成多了,成分確實可以和A區那個事件的解毒劑成分可以在特定條件下進行可逆反應,也就是可以判定他有製作的能力了。他是‘夜櫻’的研發參與者,也是可以坐實了。做到這一步,被他發現也不意外。”

    “可是現在人沒了!”童子切怒的一拍扶手。

    “讓我去吧。”大包平說到。

    “現在讓撥人過來是不可能的了,上頭讓‘那邊的’抓住了把柄。”

    大包平沒有回話,直接走出去了,還順手的把外套捎上。

    後面傳來童子切疲憊的聲音:“那就拜託了。”

 

第一大學研究室——

    大包平一腳踹開了舊樓研究室的門,發現他要找的人正安然的坐在裡面。醫生回過頭來,微捲的長劉海搭在前額上,他對上來人的視線,神情顯得十分愉悅,邊放下手裡的培養皿,邊說:“哎呀,稀客啊。”

    大包平沒有一絲鬆懈的緊盯著他,問:“你在幹什麼?要把資料帶走嗎?”醫生推了推眼鏡,說:“當然是和我培養的這些小可愛們告別啦!對了,我想不幹了,很抱歉忘記通知你了呢。”

    “我警告你不要有什麼奇怪的舉動。”

    “我勸你不要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才好,你千里以外的妻女可是都被我們控制著。”醫生露出毫無誠意的微笑。

    “不勞費心,那些都是我的同事扮演的。”大包平的語速很快,絲毫不敢放鬆。“你既然有那樣的才華,何必呢。”

    醫生毫不猶豫的回答:“所以我也有研製解毒劑啊,外面有更適合我的舞台,僅此而已。”說著把一個U盤揣進兜里。“反倒是你,名望,金錢都有了,幹嘛還要摻和這種事情。”

    “因為這是任務!‘夜櫻’一旦流出,就會生靈塗炭。”

    “你知道嗎?你之前不是問過我為什麼不要一間專門的研究所。”醫生緩慢的踱著步子,向大包平走去。“我早就和你那個超級有本事的前私人律師聯手了,我要的不止一間,我要全部。當然會和他分。”

大包平瞬時愣住了。

    “吶,其實我是……”醫生低聲在大包平耳邊附到,迅速的在衣兜里拿出注射器猛地往他的脖頸上一扎,大包平隨即失去了知覺。

    再次恢復意識時,迎面而來的是刺目的白光,回過神來,身邊來來回回的走動著身著手術服的人。“這裡是手術室。”腦中“嗡”的一響,恐懼在這一秒就蔓延至全身。

    “你醒了。”醫生突然出現在視線中,俯視著他。“還真是敬業呢,居然先在自己的潛意識層面植入虛假的信息,然後故意把假信息洩露給我,通過催眠讓假情報變得真實。啊~你以為我真的是個只會做科研的書呆子嗎?來吧,讓我打開你的腦子看看你說的有多少是真的吧,嘻嘻嘻。死因報告我已經寫好了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