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刀男|大鶯|神明遊戲(暂定)|番外

番外(平行腦內世界設定)

【血腥描寫】

取材美國經典真實事件“黑色大麗花”改編同名電影慎入

 

あなたのいないこの街   by怪我

 

    “這也……太慘了點吧。”童子切邊說著邊吸了一大口粗糙的卷煙,並且小心的保持著自己的陳舊風衣不會因為蹲姿碰到泥洼。

    大包平站在他身後注視著前方的不幸者,兩人的褲腿都因為泥濘弄得污穢,但是慘像讓他們根本無法去顧及這些瑣事了。因為在這被兩條交叉的公路夾著的一片荒蕪的空地上,有一具身著黑色西裝,帶著黑手套的被攔腰截斷的遺體,大半張臉已經損毀,顯得支離破碎眼睛已經不知所蹤,剩下兩個肉窟窿,身體軀幹被攔腰截斷,血液流乾了,所以顯得猶如半身的美術用石膏一樣煞白,橫截面袒露出來,內臟在附近的地面上散落,和泥濘融為一體。

    “走吧。”簡單的勘察完後,兩人去了常去的便宜的小餐館,那是一個方便的地方,他們習慣於在那裡邊匆匆的解決吃飯問題邊討論案情。

    童子切邊吃著夾著發黃的菜葉的漢堡邊甩出幾片紙,是搜集回來的資料,用潦草的字跡寫著被害人的身份習性工作已經最近的行蹤。有兩張付在上面的相片格外引人注目,大包平不由自主的拿了起來。

    一張上面是坐著的一群人,但圖片中間主體的兩個人親暱的抱在一起,一個並沒有正臉,另一個是一個身材消瘦的男人。他翹著腿,帶著黑手套的手搭在旁邊的男人身上,白皙的膚色,微捲的劉海遮擋住半張臉,穿著著今早在泥地裡看到一模一樣的看著高檔但是款式似乎有點過時的黑西裝,而最惹眼的是這人並沒有穿男式皮鞋,而是穿著女式的細跟高跟鞋。另一張則是半身照,清楚明晰的鏡頭落在這個人的身上,側著45°角的輪廓,若有似無的微笑,睨著眼看著鏡頭,似是眼神穿透似的反觀著觀察者。

    “這就是死者了吧,感覺很難和早上看到那堆肉塊聯係在一起啊。”大包平一邊吃著炸豬排一邊想到。

    “是個從遠處的鄉下地方來的,沒親沒故的。白天跑著小演員的工作,晚上就和各種有錢人廝混。看”指了指圖,“無論男女,還是有幾分姿色的。”

    “刻薄當深刻。”

    “我怎麼就刻薄了?!誒我說你這個人!我發現你今早開始就奇奇怪怪的。”

    大包平沒接他這個茬,說:“這些就是他工作的地方?”

    “嗯,還挺多的,不僅跳艷舞,基本什麼活都接,看他那個樣子,為了吸引導演估計花銷也不小吧。”

    “走了,出發。”

    “誒!等等,還沒吃完呢!”

 

 

    “哇,真是豪華!”大包平很不適應這樣的環境,顯得拘謹而又不知所措,被周圍的人浪推搡得擠來擠去的。好不容易的挪動到椅子邊上,坐了下來。

    接下來黑人歌者猶如報幕員一般起著哄,周圍的人應和著場面喧鬧至極。在追光之處,簾幕拉開,那個白瘦的男子站在中間向大家打著招呼,人浪爆發出更加刺激的轟鳴聲。他循例的帶著黑色的手套,臉上濃妝艷抹,頭髮的顏色,嘴唇的顏色隨著燈光的變化而瞬息萬變。穿著緊身的黑褲子,穿著背帶,打著領帶,卻沒穿衣服,還穿著女式的高跟鞋。音樂奏響,歡快的swing jazz讓空氣都要點燃了,他隨著音樂搖擺起來,做出各種香艷的動作。不斷有人衝上去在他的褲袋和褲袋里塞上大把的鈔票,他也並不在乎這些鈔票,繼續劇烈抖動著臀部,紙鈔紛紛抖落的樣子更加刺激感官,歌者會不是過去撿一些當小費。

    “他今晚願意跟誰特殊服務,就會讓那個人牽著他的領帶離開,就像豢養的寵物一樣。”旁邊一個聲音冷不丁的冒出這麼一句。

    等到他回過神來,黑手套男子已經匐在自己的近旁。猶如蛇的他一就睨著眼,順著自己的大腿往上爬。當他跨坐在大包平的身上,輕輕一推,大包平就倒下了,他以一種身心貼合的姿勢趴在大包平的身上,若如小貓撒嬌一般輕聲耳語到:“Did you miss me?大包平,你今天有沒有做什麼蠢事呀?”

    大包平打了一個激靈,猛地坐起,發現衣襟已經被冷汗濕透了,以及襠下也……他撓著頭說:“該死的,那傢伙到底是誰。”

 

 --------------------------------

    OK這個坑暫時到這裡結束。本來準備了好幾個故事的都沒寫,例如海上鋼琴師和駐唱歌者的,名漫畫家和真愛粉的,還有一個是未來設定人類科技分為兩個大方向權利也分為兩派,一種是靠改變基因人造人製作克隆人軍團,一個是製作軟體盔甲,這個更血腥更扯淡我自己都受不了所以不乾了。基友說太重複太長了,而且我也沒空去翻那麼多資料,本來每一次重複都打算讓兩個人越來越緊密的,但是因為都砍掉了基本上變得好零碎哦(不二臉)而且好多血腥殘暴的都被腦內削弱了所以基本不留什麼了,不管了,再寫這麼壓抑的東西我都受不了了隔壁那個es坑也是看著不太好的。题目懒得改了。(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