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ES同人|薰兔|甜文|我们又不是情侣|清水得很

群宣:【ES闲聊群 519893709】 文by怪我

(1)


    夢之咲的花園露台,可是學生們很喜歡的一個所在。

    此時午休已經過半,因為在夢之咲可以解決午餐的選擇非常多,可以在食堂打飯,可以在小賣部買食物,還有的人會選擇自己帶便當來吃,所以花園露台的休閒區顯得人並不是許多。以可口的輕鬆差點和現製飲品為買點,有室內作為也有戶外自帶遮陽傘的可以看到城市和海灣的鳥瞰座位。學生們三三兩兩,稀稀疏疏的坐在四處,邊聊著天打鬧著,或是品嘗著閒適的點心。在各色花木環繞裝點下,雖然稚氣未脫,但是已經是初露鋒芒的校園偶像們顯得也是如流動的畫面一般美好。

     忽的,廣播傳出一陣青春氣息洋溢的音樂聲,流入耳中。

     “大家好!這裡是夢之咲的午間廣播!我……是游木真!我……是仙石忍!現在開始我們的金曲精選環節,聽完這首經典曲目之後,將對昨天的校園新鮮事進行回顧……”

    “呼,廣播委員會似乎稍稍可以放心了呢。”仁兔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仁兔向來是一個認真負責的人,一個人兼顧著Rabbits隊長和學校廣播委員會的部長的職務,經過了一段大家一起歡笑一起哭泣的時光,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之後,看著自己苦心孤詣栽培的後輩都漸漸地成熟穩健起來,他就別提多欣慰了。看著嬌小柔弱的他蘊含著巨大的耐力和勇氣,不僅自己沒有在一次又一次的苦痛面前倒下,反而成為了很多後來者的道標和啟明星。真是緊張忙碌的三年級生活,廣播委員會的兩個會員游木真和仙石忍都是比較認生的孩子,對自己有相當的依賴,但是現在在轉校生杏的幫助和有游君的隊友真緒的強力外援下,新人操持的廣播委員會也開始良性發展,變得有模有樣起來。

     好不容易有一點私人時間的仁兔,拿著自己的記事本打算到花園露台做下一步的時間規劃。對於時間緊迫的人來說,有效的規劃時間高效的利用時間是十分必要的,這是仁兔的信條。“真是晴好的午休。”陽光和煦,清風習習,仁兔不由得這麼想。他端著剛剛買來的草莓奶昔,輕快地走著。

     就那麼一不小心,沒留意腳下,一個打滑,幸虧是沒摔倒,但是手裡的草莓奶昔已經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狠狠地甩了出去。

     一個人慢慢地從桌子後面的長椅“浮現出來”,不行的受害者出現了。“嗯?”對方顯然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仁兔的心一下子糾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剛剛放鬆了一下下就出了這麼大的疏忽,緊張得結巴地道起歉來:“對……對……對不齊!欸,薰親?”

     薰坐了起來,一臉我是誰我在哪的狀況外表情,一邊撓著亂亂的頭髮一邊讀取著現場的情況。他看到自己校服上粉紅油膩的糊狀物,用手沾了舔了舔,然後轉過頭看著肇事者。“草莓味的啊,果然是你。”

    “那個……對不齊真是對不……”仁兔慌張的就拿起紙巾要過去幫薰擦拭身上的污垢,卻被薰用手肘擋了下來,說道:“不用那麼誇張,臟的在外套上了。”說著自己把外套脫了下來,搭在了旁邊的凳背上,隨機招呼來服務生進行打掃。

     仁兔愈發的無所適從,只能站在旁邊露出難過虧欠的神情。“幸好只是髒了外套,我可不想因為要換衣服要早退回家。就是吵了一架才搞得晚上在家不的安寧才跑來這裡睡覺的。”仁兔只能焦慮地說:“對不齊。那,洗衣服錢我吧。”這麼馬虎怎麼能當一個好前輩呢。“好了你也不一個勁道歉了,我都說了沒關係了。”此時的薰打了個哈欠,才是剛醒的樣子。

     等全部打掃完了之後兩人才又坐下來,仁兔發問:“真是對不起呢,薰親,你怎麼會在這裡的長凳睡覺啊?”“因為太陽太大,我平時呆的天台太刺眼了。”這時候服務員端上來新的飲料,仁兔也攤開本子開始了寫寫畫畫。薰輕聲的呢喃道:“真是一直道歉算什麼,還是閉嘴別說話當個人偶多可愛。”仁兔白了他一眼,說:“你說什麼?我可不能當做沒聽見。”“那麼喜歡吃草莓味的東西,簡直跟JK一樣,還長得那麼可愛,哎……”“雖然我感到很抱歉,但是你也不要老戳我的疤。”仁兔沒好氣起來。因為形容他女孩子和可愛是他的大忌。雖然,這是全校公認的事實。“啊,對不起對不起,大不了下次再請你吃上次那個草莓冰淇淋。”“不,用,了。”仁兔鼻子都能哼出氣來。“但是其實應該挺好吃的吧,看你們的反應。”事實上,上次Rabbits集體去商場吃了冰淇淋,那家冰淇淋確實很好吃,機緣的遇到了薰也發生了很多事情。

    想到這裡仁兔就開始回想種種,發現怎麼自己自從踏進這個學校遇到這個羽風薰事就特別多,從一開始的被當成女生,因為當時被要求不能說話,所以一直被糾纏不休,還被告白。“告白啊……”想到這裡仁兔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手裡的筆也停下來了,才發現剛才的一行字已經歪出行線。

     “小傢伙,頭那麼低會近視的。”薰一手托著腮,一邊嘬著吸管,似乎一臉深意說道。“好了我去保健室繼續睡,沒有外套現在這種天氣在外面睡著還是會感冒的。不打擾你繼續寫了。錢我已經都付過了”說著就撩起了臟外套。

    “怎麼能……?明明應該至少讓我付的。”仁兔慌了。

    “都說不用了,我的大男子漢。”說著薰把外套搭在手上,另一隻手使勁揉了揉仁兔的頭髮,徑直走去。

    小兔子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一下子小可愛一下子男子漢的,都不知道在想什麼呢!”他一邊整理著自己的頭髮滿臉通紅地想。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