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我怪谁

反正大概沒什麼好看的,請隨意

© 不怪我怪谁 | Powered by LOFTER

【大改动补笔】ES同人|薰兔|我们又不是情侣|(5)

【由于个人失误于6/6进行补笔希望看过的可以重新看一下】(提到的前情是创妹5星的假日池)

群宣:【ES闲聊群 519893709】 文by怪我

(5)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來到我們節目做客的是現在很hot的校園偶像組合‘UNDEAD’!”一陣掌聲之後DJ活躍的的聲音再次響起“歡迎歡迎,這次UNDEAD為我們帶來了最新專輯,但是在我們進行簡單的介紹,介紹之後再進行新曲獨家首播哦。”

  “隊長朔间零先生!”

  “吾輩乃是夜之眷屬,魔物的領軍朔间零是也。”

  “帥氣溫柔又是活躍氣氛的能手羽风薰先生!”

  “到了我是嗎DJ姐姐,哈囉我的小甜心們。”

  “性格特立獨行十分狂野的大神晃牙先生!”

  “哇嗚!給我記住了!我是搖滾的血性之狼。”

  “最後一位是來自外國的異域王子乙狩阿多尼斯先生!”

  “嗯,大家好……”

  “好的接下來向收聽節目的大家介紹一下這張專輯的特點和創作理念吧。”

  “好的,首先這次我們主打的並不是重金屬或者黑死的風格,而是更向輕鬆的方向靠攏,是相當明快的一張碟呢。嗯……也算是風格轉型之後的新嘗試吧。畢竟讓更多人喜歡和支持我們才是最主要的。”

  “其他成員有什麼看法嗎?”

  “是女孩子聽了都會喜歡的曲子噢!一定要來支持我們哦,愛你們的薰。”

  “什麼啊,真是的。”

  “其實我光是記住旋律和記住行文就花了一番功夫,這次也沒有加入陶笛真可惜……”

  “加入陶笛那還像樣嘛……”

  “好了好了。”

  “小甜心們,記得哦在週六晚上在商業街有現場的簽售和演出活動噢~☆”

  “好的,現在我們先放一首專輯里的歌搶先試聽一下吧……”

  回到輕音部的UNDEAD一行人換掉新的打歌服。

  為了配合電台做宣傳,這次UNDEAD全員是穿著打歌服進行電台的節目錄製,然後在節目的末尾處在台標前和節目DJ合照并簽名作為當期的粉絲福利。

  這個活動全校的各個團體都會參加,最近夢之咲似乎是風氣大有改觀的緣故所以學生參與偶像活動的積極性也比以前的學長們要高得多,當然也分不開轉校生杏的策劃,這個策劃就是她在老師的點撥下提出,然後遞交給了學生會。在副會長和會長的初複審之後,自然由人脈廣闊的天祥院少爺牽頭,順利的開展下去。

  雖然是白天的活,但是由於是室內,所以這次隊長朔間零也是欣然的答應了。

  阿多尼斯說還要參加田徑部的活動於是換了運動服就出去了。

  雙子不知道怎麼惹毛了晃牙,於是三個人也一邊熱熱鬧鬧的擠出了房門。

 

  零什麼也沒說拿起一罐礦泉水就拋向薰。

  “說起來通常這個時候我都在這裡練習,你就跑去海洋生物部休養生息啊。”

  “我可不想被晝伏夜出的人這麼說。”薰喝了口水笑了笑。

  “這次電台的活動也有你在推動吧……”零說著也打開了一瓶番茄汁。

  薰癱坐在座椅上回到:“你也是知道的我嚮來只對女孩子的事情感興趣,這麼麻煩的事只有學生會才做得出來吧。”

  “你也開始,認真起來了呢,想要對別人證明自己的存在。”零用一種高深莫測的語氣說到。

  “不是應該這樣好好的享受僅存的高中生活嘛?”薰伸了伸懶腰“不要說話像個長輩一樣好嗎,我跟你同級。”

  “當然作為隊長自然對隊員充滿幹勁這件事高興得不得了。”零睨著紅色的瞳孔語重心長的半晌抖出一句:“小兔子,也要好好的照看啊。”

  仿佛整個空間都陷入了沉寂,薰知道零有話要說,所以只是別過頭不看他,靜靜的聽著。

  零挪動了一下姿勢,開始把衣服換回自己的私服,開口道:“前幾天我在街上遇到小兔子了,他一個人在採購團隊要用的東西,還像個幼兒園老師一樣跟著他隊伍里的一年級,怎麼看,都是保護過度了啊。”

  “他不是一直都這種性格嘛,而且在我看來你完全沒有資格說他。”薰帶著笑音吱出一聲。

  “是的是的,沒錯。這個吾輩知道。”他對著空氣無可奈何的攤了攤手,“你的自負,吾輩的自負,自負總會傷害人自身……”

  “吾輩,和宗,我們兩個人,都因為自己的過錯,都因為‘奇人’之名所背負的罪孽,傷害了最重要的人,極力去挽回都無法再去觸及……”

  “Valkyrie,小兔子心中的大石。最近也再度活動,當然作為友人,吾輩十分欣慰,宗能夠再度站在舞台上,展現他的王者之姿。但是這給小兔子帶來了更大的壓力。畢竟Rabbits確實還是一個很稚嫩的新團體。Rabbits里都是和仁兔君一樣可愛的小兔子們啊,每一點細小的事情就會牽動他緊張的神經。”

  見薰沒有任何回應他繼續道:“說實話如果小兔子身上不是略帶著些許的神經質和偏執,他當時是不會和宗為伍那麼久的,所以吾輩還是有點擔心呢,當然這隻是同班同學愛。”說著,零用橡皮筋束起了發尾。

  他拿著一團毛茸茸的小玩偶走到薰身邊,一下子放手玩偶掉落在薰的肚子上,然後徑直走了出去。

  他一把抓住要滾落的玩偶。

  “老頭你很啰嗦誒!”等到零已經走遠薰才冒出這麼一句,然後輕輕地揉了揉玩偶的茸毛。


補筆——

  “誒,創君快來。”友也對著剛邁進教室的創招手,在他身後的光的姿勢則更為誇張。

  “對不起,打工有點遲了。”創邊說著急步的走進來,一邊抱歉一邊坐在了仁兔的旁邊。

  “不急不急,沒事。接下來很快就要到我們團去電台接受採訪了呢,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到電台接受採訪,雖然說是廣播委員會的會長,說來還真是慚愧呢,我還是蠻緊張的。”仁兔打開了收音設備,發出了吱吱的聲響“為了做好被採訪的準備,我們來聽聽別的團的受訪節目吧。”

  收音的滋滋聲終於退去,傳來電台節目的聲音:“……好的接下來輪到羽風先生來朗讀聽眾提供的經典台詞,導播謝謝。嗯在這裡,是的和前面一位一樣盡情的演繹出來就可以了。”

  背景音樂切換,薰的聲音響起:“就一次,我只說一次,我喜歡你。你是男人也好是外星人也好,我都不管,整理感情太辛苦了,我做不到,我們能走多遠走多遠吧,走走看……哈哈哈哈。”

  儘管薰是用很神情的聲音去朗讀台詞,結果轟然笑場大家也跟著笑了起來。

  “真是……有點壞心眼的粉絲呢。”DJ搭腔道“不過還是十分動情的呢。”

  “動情的話語送給所有我的粉絲噢,喜歡我的可愛的女孩子們,你們接收到我的愛了嗎?”


评论(3)
热度(21)